動植物展
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

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

內容連載 頁數 4/5
在開始敘說我對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的詳細內容之前,容許我再回到先前我聽到的第一個魔神仔的事情,其實,在本書的分類中,這並不是一則故事,而是一則傳說。一則沒有確實人、事、時、地的傳說,那位李女士只提到從前時父母或長輩,常常以魔神仔告誡小孩子,說魔神仔會把人抓走,要小孩子別亂跑。(傳說7)

過了數年,在正式開始進行魔神仔的研究計畫後,我在某次的偶然機會中遇到一位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前工友,他也是世居南港的在地人,他告訴了我一個魔神仔的故事,我那時才瞭解多年前李女士提到魔神仔會把人捉走的傳說,是真有其事。

這位史語所的前工友說大約七十年前,一戶李姓人家就住在現在中研院內靠近生化所的地方,他們家曾有一位小女孩失蹤,當時小女孩雖已會走路,但很奇怪的是還不太會走的小女孩,居然能過溪,到對岸一個防空壕中,那防空壕是二次大戰時期怕美軍轟炸,躲空襲用的,大人找了很久居然是在防空壕內找到她,找到時,小女孩說有人給她吃雞腿,其實是草螟仔腳(tshán-meh-á-kha,蚱蜢腿)。(故事25)工友說這故事是他祖母告訴他的,而這戶李姓人家現在也已經沒住這裡了,老一輩的人過世了,年輕一輩都四散了。當時旁邊還有個賣菜先生在旁邊聽我們講話,他隨口講了小女孩媽媽的名字,而工友顯然也知道是誰,他們倆對這事情都心照不宣。

就這樣,本來是一則缺乏確實人、事、時、地的傳說,在過了幾年後,因為我聽到了曾實際發生的事,於是傳說就成了故事。

或許有些讀者會納悶,為何我要做魔神仔傳說與魔神仔故事這樣的區分,全部就當做傳說不就行了嗎?反正這些事都不是真的,這不是學者所應該保持的「客觀」精神嗎?當然我這麼做是有意義的。

所謂魔神仔的故事與傳說之別,我是以受訪者在受訪時能否講得出遭遇魔神仔的其人其事其地為準,若受訪者告訴我們時,能夠說出事件發生之其人其事其地的,我便將之歸類於故事,若受訪者無法說出任何具體的人、事、時、地,那就歸類為傳說。本書將所有故事皆收錄為附錄一,傳說皆收錄為附錄二,另外,附錄一、附錄二皆再分為台灣、福建兩部分,以區別我們田野調查地的不同。在論述行文中,若有引用、提及相關的傳說、故事,我們會在文後註明故事或傳說的編號,讀者可自行對照至附錄一、二參看完整訪問內容。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