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5
可是,第二天大家都到了教室或辦公室,一看,他發現他的想像跟現實有些吻合,卻也有些落差。例如:你的位置根本就不是在轉角處,也不是人來人往的必經之地。他可就要用更多「證據」來證明這一切不是他腦袋瓜胡思亂想,而是你「真的有錯」。這時,他會變成所有對你的負面評價的「良好吸收體」,任何能證明「是你不對」的說法,他都會迅速深信不疑。舉個例子說:如果他已前有個很討厭的八卦女王,如今知道此事,順口說了:「對方八成把水杯放到都懸空了,連那個握柄,還轉向外哩!」

那位八卦女王根本不在場,還能說出一番道理,在以前,他可能嗤之以鼻,在現在,他可能很快就相信了。因為他極需證明他的推論沒錯的說法。他想的這麼多跟你有關的事,遇見你的時候,氣氛當然很尷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才好。

如果你乖乖遵守著長輩與親朋好友的勸告:「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別人對我們不好沒關係,我們還是要對他們好,有一天,他們自然會感受到我們的真誠。」那問題可就大了。你將會繼續伸出友誼的手,裝作若無事然的接納了他,讓他更覺丟臉:因為你這個「好人」可越來越囂張了,處處想為他設想,不計前嫌的想跟他和好;相較之下,他為了讓自己心境平和下來,卻時時刻刻在收集你的壞事或壞話。你的一分好,就是讓他更覺得自己多一分齷齪。

所以,唯一能讓他平復一點的,就是找到你的汙點。他得花更多力氣去批評你,並說服自己:你的舉動全都是假的,都是另有企圖的,你才不是表面上的那個好人。但是,只有他一個人這麼想,他還是逃不過良心的譴責的,他必須說服其他人相信他的說法才行。因此,他會不知不覺中,開始影響與他親近的新朋友。新朋友對你很陌生,當然是半信半疑,但在他的引導下,慢慢的,也會開始有所成見。

等到新朋友們也開始否定你時,他們一樣會各自面對來自良心的譴責,午夜夢迴時分,理智還是會冒出來:「那個人到底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需要你們用這種惡劣的態度去對待她?你真的認識她嗎?」

然而,如同第一位,只要誠實的去面對自己,把自己內心的良知喚醒,大聲的吿訴自己「我真的對那位女生了解很少,在了解這麼少的狀況下,我實在不應該傳遞任何與她有關的傳言,也不應該對她有所評價」問題就會解決。但上述的行為,是不可能發生的。沒有理由。這就是人性。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