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自序
輕舟已過萬重山
 
二〇一一年我接到了李豔秋的電話,她想邀女記者們合力出一本書;想請我寫寫感觸和經歷,及在香港回頭看台灣的新聞發展。最後,我寫下了題為「從臺北到香港到大中華,一個媒體人的兩岸三地行」的短文。文章付梓後,豔秋姐從台北打來電話,說:「你的文章有著我們都沒有的視角。」
 
和所有社會新鮮人一樣,我在華視的工作,慢慢的從獨立採訪、到獨家新聞、到每天可以上兩條新聞、三條新聞,再到做各種現場直播、專題報導,很快的,我可以上主播台,從晨間新聞、午間新聞、到最黃金的晚間新聞。一次,和外籍友人聊天時,他隨手拿起了在餐巾紙上畫出的世界地圖,告訴我說,「你現在在這裡」,邊說邊指著台灣,然後揚起手中手繪的世界地圖,「而你的舞臺,應該在這裡」。那段話再度激發了我當初入行的豪情:新聞工作者志在四方,我們的舞臺應該在世界。
 
正在思索下一個挑戰在哪裡的時候,一九九三年五月,香港衛視中文台希望我到香港發展。一九九三年的台灣,三家電視台獨大,當時在職主播跳槽,我是第一例,不但沒有可借鑒的先例,朋友也並不看好。
 
或許人在思考的時候都像個哲學家吧!一次我停駐在原華視大樓旁的噴水池前,看著水柱是怎樣往上走的,突然我明白一個道理:水柱不會永遠停在原處,如果沒有下一個力量把它往上推,它就會落下!「原地就是退步!」我這樣告訴自己。一九九三年六月三十日,我完成在華視新聞中最後一次的播報,我在播報結尾說,「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這就是今天的華視新聞。我是吳小莉,我們後會有期。」
 
我決定到香港,從不會說廣東話、一人到香港立業成家,到現在,我在香港擁有了自己的小窩。這幾年,我像鴻雁一樣,飛翔在兩岸三地,關注著世界大事。我想,「不論身處何處,舞台就在心中。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從華視到STAR TV、再到鳳凰衛視,多年來我踐行著「當大事發生時我存在」的新聞理念,奔走於兩岸三地。作為媒體工作者,我看著一個時代的變化,因為工作,我有機會成為觀察者、經歷者和見證者。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