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5
我們大約下午三、四點抵達奧索尤斯,從充滿冷氣的車內一打開門後,一股燥熱的空氣迅速爬上皮膚的每一吋毛細孔,不過很快也就習慣了那種乾燥與高溫的環境,甚至還不斷催眠自己,這種宛如SPA 乾蒸房的感覺,才有渡假的Feel 嘛!

在這座總人口不到五千人的鎮上,由於陽光、沙地與先進的引水系統,造就了近二十間酒莊與酒廠的興盛,也成為卑詩省冰酒與葡萄酒的著名產地之一。其中又以Nk'Mip Cellars Winery 最為知名,也曾在我的推理小說《熱層之密室》中特別介紹過。

它是北美第一間由原住民所經營的酒廠,所生產的葡萄酒卻一點也不含糊, 無論是白比諾(Pinot Blanc)、黑比諾(Pinot Noir)、霞多麗(Chardonnay)、雷司令(Riesling)、梅洛(Merlot)與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這間原住民酒莊全都一應俱全。

我們的第一頓晚餐就在這座酒莊的露臺上,一邊欣賞著牧溪(Rancher Creek)的美景,一邊品味著他們在2013 Jerry D. Mead New World International Wine Competition 獲銀牌獎的白比諾,然後享用酒莊大廚Chef McNulty 菜單上的「菲沙河谷煙燻嫩鴨」。不過那菜名還真是讓我有些疑惑,難道真是從菲沙河谷抓來的野鴨嗎?

第二天的行程,我和友人們除了參觀沙漠文化中心,還玩了一趟不曾體驗過的「走騎沙漠」!說實在,那和我心目中的景觀有點不太一樣,因為那裡並沒有層層疊疊的沙丘或海市蜃樓,大多是充滿仙人掌與山艾樹的黃土地;而我騎的也不是什麼「哭泣的駱駝」,而是一匹愛噴口水的暴牙小棕馬。

聽說歐肯納根沙漠最美麗的時段,就是日出與日落的前後時分,欣賞著湛藍、粉紅、鵝黃或橙橘色的霞光,變化無窮映照在黃土地上,的確令人畢生難忘。

我們一行人跟著馬場主人緩步走騎在枯黃的草原上,看著帶點橙色調的峽谷景色,我的腦中並沒有「喜多郎」空靈飄渺的沙漠音樂,反倒響起了那種「黃昏雙鏢客」或「萬寶路」美國西部牛仔的雄壯口哨樂聲。尤其是看到峽谷環繞的山頭時,還會幻想強尼戴普所演的湯頭(Tonto)或獨行俠,會不會突然佇立在上面?

不過自從馬場主人隨口提及,大家還是要小心草叢裡的響尾蛇後,我這「恐蛇症」的死老中,從此就雙腳不敢落地了,心裡還不斷嘀咕:「為什麼派給我一匹腿那麼短的馬?」這樣我和地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安全距離嘛!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