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做孩子的重要他人

做孩子的重要他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話從東石說起……
 
「所以我們要怎樣讓自走車判斷什麼時候轉彎,才不會被牆角卡到?」老師問。
 
「藍芽回傳的數據,如果X軸是Y軸的三分之一,就要轉彎。」學生答。
 
「真的是這樣嗎?證明給我看你的做法是合理的!」老師道。
 
如果我不明說,你可能認為上述這段發生在成功大學資訊工程所教室內的對話是我和資工系學生之間的問答,其實回答我的人是國中二年級的A同學。
 
他是一個在校成績僅1B4C的學生,如果他的英文老師、數學老師和物理老師在現場,絕對得去重配一副眼鏡。
 
A同學是「東石 Program the World」第一代的學生,他和B、C、D、E同學一路過關斬將,從 Scratch、APP Inventor到 Arduino,兩年內完成了我設定的目標,替自己贏得二○一五年寒假冬令營的門票,在台南度過充實的九天。
 
除了如願到誠品、林百貨、花園夜市、奇美博物館、台灣文學館等地參觀,做了觀光客各種吃喝玩樂的情事外,他們還到成大上課,設法讓自己設計的自走車完成走出迷宮的挑戰。
 
對年過半百,教書超過二十年的我來說,看到這些偏鄉孩子的成就,心中真是有莫大的感慨。
 
在我迷惘於學術生涯的前景,惶惶然不知大學教育與學術研究的意義時,是過溝的孩子讓我重新找到生命的價值以及餘生奮鬥的目標。他們的成功就是我的救贖,偏鄉的翻轉才是台灣的希望。
 
一場大災難
 
時間回到二○一四年暑假,我們第一次到東石上課,學生是路得關懷協會挑選的,事先我對他們的學習態度、基礎能力、性格個性毫不知悉。
 
我告訴教會的老師,不必在乎學業成績,只要孩子們想學習,我們都歡迎。而且我們之所以選擇教授 Scratch 程式,因為它利用圖像式的積木碼,而且是中文介面,靠拖拉積木就可以組合出程式,不需要自己打程式碼,所以是初學者最容易上手的程式設計工具。
 
結果,第一天上課就是一場大災難!
 
那當然要怪我自己,我還是抱著教授的想法,認為我都親自出馬了,帶上彥柏及秉文這兩個學生當助教,哪有什麼場面不能搞定。
 
沒想到,十五位過溝的學生拿到電腦後,心心念念只想上網玩線上遊戲,就像久旱後的枯木,拚了命想從遊戲中汲取甘霖,而且還和鄰座的好友開起同樂會,吵雜喧鬧,根本無法上課。
 
我在大學教書,從來不曾面對需要「管秩序」的狀況,一時間真的手足無措。再加上我也不曾考慮到,即便只是最簡單的英文單字,孩子們既看不懂,也聽不懂,他們不懂,也不會開口問,自然對課程提不起興趣。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