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4
在準備將於亞洲召開的會議時,這四個美國人討論到歷史上一個類似的情況,不免心驚,那就是將近一個世紀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釣魚台列嶼有可能變成一九一四年塞拉耶佛的現代版嗎?一個偏僻、罕為人知的地方,一件小小的插曲,卻急遽惡化成一場席捲全球的衝突?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許多商界和政治人物都認為,德國和英國的商業往來如此密切,故兩國開戰是不合理也不可能的事。今天,很多人抱持同樣的觀點來看待中、日、美衝突的機率。這三個緊密交纏的經濟體之間怎麼可能發生戰爭?但一九一四年,奧匈帝國法蘭茲.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在塞拉耶佛遇刺,開啟一連串合縱連橫,最終將所有歐洲強權都捲入戰爭。美國會不會覺得自己被美日安保的承諾綁死,就如同昔日德意志被德奧同盟拉進戰爭呢?喬.奈伊後來回憶道:「我們想要避免開出像當年德意志為奧匈帝國所開的那種空白支票。」
 
這群美國人肩負一項棘手、且可能自相矛盾的任務。他們必須同時讓中國和日本相信,美國的安保堅若磐石,也必須避免採取讓美國更有可能投入戰爭的措施。
 
這群美國人在北京和東京進行的對話無法令人百分之百放心。在北京,他們拜會中國領導高層,包括已獲派但尚未就任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東京,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客氣地聽他們說話,雙方都向美國訪客保證他們想避免戰爭。中國總理告訴美國訪客,中國需要再三十年的和平,才能達成它所企求的富強。但中日雙方也堅持他們互不相容的領土主張有多重要、多合乎道德。中國人警告日本的民族主義正在加溫,說日本政府否認他們在一九三○年代侵略中國後所犯的罪行。日本則警告崛起的中國一心一意想控制鄰近地區、羞辱日本,以及把美國趕出太平洋。
 
美國代表團飛回華盛頓後,仍憂心有可能會發生衝突。他們認為,風險不在於哪一國的領導階層會蓄意興戰,而是戰爭可能意外爆發。中國和日本的軍隊就在附近操演,他們很可能會在公海對上。兩邊都覺得不能打退堂鼓,於是衝突逐步升溫。下一任美國總統不論是誰,都必須在亞洲走一條微妙而危險的路線。結果,歐巴馬總統贏得連任,而中日之間的緊張該如何斡旋調解,確實成了歐巴馬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最棘手的任務之一。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