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4
這不是光靠嫻熟靈巧的外交手腕就能解決的問題。因為,儘管兩方對議題的是非對錯爭執不下,但太平洋對峙升溫的根本原因,是經濟力量的轉移。中國知道自己已是亞洲第一大強權,而又仍對二十世紀日本對待中國的方式耿耿於懷,因此亟欲彰顯中國亞洲霸權的地位。深知這種趨勢的日本政府說什麼也不能示弱,它擔心釣魚台列嶼的象徵性失敗,會為一個新時代搭建出舞台,即是復仇心切而專制的中國主宰亞太地區的時代。
 
中國和日本都昂首遙望太平洋的彼端,試著揣度美國的實力和立場。兩國都知道,美國很快就要讓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寶座,以及歐巴馬政府亟欲削減軍事支出,因此他們都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持久力存疑。這些問題美國一目了然,也決定要給予強而有力的答覆。就如二○一一年十一月,歐巴馬總統在一次以亞洲為題的指標性演說中所言:「二十一世紀的亞洲太平洋地區之事,美利堅合眾國會全面參與。」總統這句鏗鏘有力的聲明反映了華府的一個兩黨共識:如果美國還要做全球霸主,就必須繼續在太平洋地區稱雄。喬.奈伊認為,美國斷不可能接受西太平洋成為中國的勢力範圍,因為「若這樣回應中國的崛起,將摧毀美國的可信度」。史坦柏格、阿米塔吉、哈德利及奈伊組成的代表團的核心目標,就是向中國及日本保證,美國無意抽回自身在亞洲所扮演的軍事霸權的角色。
 
但在華盛頓的菁英決策圈之外,不少學界人士擔心美國正踏上一條危險的道路。最敢直言的莫過於澳洲學者休.懷特(Hugh White)。曾任情報官員的他,也曾在一九九○年代和負責太平洋安全的美國人密切合作。對懷特來說,美國正面臨犯下悲劇性錯誤的時刻,這個錯誤將「導致美國在戰略上與中國長久而激烈的敵對,除了要付出巨大的經濟成本,也有引發災難性戰爭的實質風險」。諸如此類的憂慮在美國親密的盟友之間並不罕見。倫敦的官方說法是美國的全球霸權將長久持續下去,但在檯面下,一些思慮較深的英國官員就沒那麼肯定了。二○一二年,一位英國長輩告訴我,他相信下一代最主要的挑戰將是如何處理世界的變遷:從美國主宰的世界,轉變成中國才是首強的世界。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