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汶川大地震是中國多年來傷亡最慘重的地震。一開始,這場地震被視為單純的災難。大地震動、建築崩毀,約有七萬人罹難。
 
最後,我反而將它看成一胎化政策引發悲劇的悲慘實例,只是這個實例的規模很龐大。
 
很多人不知道,震央附近的什邡是一胎化政策的測試地點。一九八○年全面實施一胎化政策之前,中國的人口計劃官員曾經在四川進行試驗,尤其是什邡縣。在試驗中,他們運用強制性手段大幅降低出生率。學者認為四川會最先被選中,是因為當地位處中國農村的中心地帶,全中國有一○%的人住在那裡。四川也是鄧小平的出生地。無論原因為何,那些手段成效卓著,相當驚人。到了一九七九年,什邡縣的人口成長速度已大幅降低,九五%以上的夫婦簽下了只生一個孩子的保證書。 人口學者葛蘇珊(Susan Greenhalgh)寫到,四川的例子讓中國的人口計劃官員感受到「極大的前景」,認為政府可以「實現人口奇蹟」。
 
將近三十年後,強震來襲。據國營通訊社新華社報導,約有八千個家庭在震災中失去唯一的子女。在什邡,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都是一胎家庭。 地方媒體報導,某些村子被地震奪走一整個世代的生命。
 
這場悲劇因此增添了一個奇異的面向。地震發生後僅僅數週,便有家長急忙趕到醫院,解除他們多年前在計劃生育規定下被迫接受的絕育措施。他們極度渴望再補生一個孩子。
 
不久後,這些父母遭到施壓,簽署了保密協定。中國政府明確禁止國內媒體撰寫關於失獨父母的報導,也不允許提及許多孩子的死是學校建設品質低劣導致的。嘗試深入調查的地方人士被捕入獄。政府緊鑼密鼓地籌備幾個月後即將舉辦的奧運會之際,災區的人民失去性命、家庭被摧毀,抗議也遭到鎮壓。
 
儘管共產中國理論上沒有宗教信仰,但是很多人依然相信徵兆。人民把天災視為中國統治者天命將盡的前兆。畢竟,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後僅六週,毛澤東就死了。他的死開啟了一個新時代,最終導致各種社會經濟改革措施,例如一胎化政策。這些改革措施則造就了今日的中國。
 
有些人懷疑,二○○八年的地震是不是上天在譴責一胎化政策和其他違反自然的行為。舉例來說,有人推測,地震可能是政府在地震活躍的區域建立三峽大壩所引發的。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