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黃金男人

黃金男人

  • 作者:章緣
  • 出版日期:2020/05/20
內容連載 頁數 5/8

台北的馬路窄,行道樹少,沒有能軟化都會冷硬線條的夾道梧桐。牌招非常突出閃亮,在緊密的空間裡,讓人的眼睛很容易就疲憊。或者說,讓一個不常回來的遊子受到視覺上的驚嚇。人們穿著打扮,休閒而隨意,移動的速度比較慢,聲線比較軟。男孩顯得文氣,笑瞇瞇地,沒看到運動型的陽光男兒,又或者他經過的區域不是型男健兒的出入地?他不禁憶起紐約曼哈頓,那裡擁有全世界最多身材健美打扮有型的男人。他注意到女孩講話時,發音的部位偏向喉部,好像是壓著下巴說話,那聲音扁而嗲,如果沙啞,顯得性感,如果尖細,刮人耳膜,但清一色吐字不清糊成一團,他不知道她們在說些什麼,又為什麼大家都笑了。台北人臉上有種輕鬆的表情,隨時都能發笑似的,那是一種「小確幸」嗎?他用一種外來者的眼光打量著,彷彿真是計程車「運將」指認的陸客。
 
他在上海住了快二十年,日常的滬語脫口而出,上海的角角落落摸得比當地人還要清楚。當地人習慣在熟悉的區域裡活動,而他這種外地人,沒有地域情感,反而四處闖蕩,東看西瞧。說他是上海人也不為過,新上海人,是這麼說的吧。但是,沒有人會把他歸為上海人,在公司單位,在各種酬酢場合,他是台灣來的梁大哥、梁總。如果他想很快拉近距離,他會說出自己的老家湖南,但他不會說家鄉話,進了湘菜館,剁椒魚頭擂鉢茄子,頂多微辣。
 
他是隻變色龍,遊走於各種不同成色的組織,小心翼翼不掉入任何意識型態的陷阱,談合作不談政治,如果真有人刨根究底問他的身分認同,他從不正面回答。幸好生意人個個「拎得清」,簽合同才是正經事。
 
他曾專程飛一趟長沙,搭車到岳陽,登上爸爸念念不忘的岳陽樓,默誦從小爛熟於胸的〈岳陽樓記〉。但是當地導遊熱心告訴他,范仲淹沒到過這裡,沒登過岳陽樓,沒有親眼看到筆下傳誦千古的「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當然更不會聽到他和妹妹站在爸爸跟前,嬌聲背著「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一切,不過是范沖淹看著一幅《洞庭晚秋圖》想像出來的。就像當年,他是這麼背下來的:等四樓矣,則有心曠神怡,蟲子皆忘……他走調的岳陽樓。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