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 作者:原善
  • 出版日期:2020/06/11
內容連載 頁數 1/4
〈CUTTY SARK為自己的廣告〉
─或本書為自己的廣告
 
您知道所謂「我們」是指村上春樹作品中經常出現的第一人稱的人稱代名詞嗎?我想我們(指的是本書的筆者我和讀者您),不妨也模仿那個,以「我們」的名稱來總括,一邊製造一種共犯關係,一邊解讀幾篇村上春樹的超短篇作品。
 
稱為「超短篇」,雖然好像有點粗魯不雅,不過在《夜之蜘蛛猴》這short short 集裡,封面已附上「村上朝日堂超短篇小說」的副標題,確確實實是村上春樹自己所採用的名稱。
 
比短篇小說更短的範圍,現在提出short short這名稱已經很普遍了,試想像那所代表的星新一的作風就知道,既具科幻意思,結尾印象也強。昭和初期流行這種短篇小說時,曾經摸索過例如二十行小說,和十張稿紙等各種稱呼。結果以川端康成所取的「掌中小說」稱呼得到最多大眾認同,獲得市民權,於是長篇、中篇、短篇、和掌篇的稱呼逐漸普及。但可能也有意識較強的作家,無法苟同別人想的稱呼。例如也有稱為「葉篇小說」的作家島尾敏雄。村上春樹自己參與翻譯《瞬間小說》(《Sudden Fiction超短篇小說70》,文春文庫)時, 也採用了Robert Shapard等人所開始使用的「サドンフィクション」這片假名用語,當時或許意外地感覺很新鮮。
 
此外他自己並沒有把這個稱「超短篇」、那個稱「短篇」般去分類。因此像《夜之蜘蛛猴》所收的許多作品,無論作品風格、封面設計、整體氣氛等,相似的作品彙編成集,或把比短篇更短的一些文章,調性也與一般短篇小說相當不同的作品集《遇見100%的女孩》、本書卷末一覽表所舉出的四本書所收的作品,以及和那類似的作品,在這裡暫且也都稱為「超短篇」。
 
其實如何分類真的都沒關係。無論「短篇」或「超短篇」,「小說」或「隨筆」,只要有趣就行了,能與讀者共同分享那趣味是本書的立意。本書的賣點是,我們試圖第一次為過去從未被注目的「超短篇」,特地打上聚光燈,讓他們慢慢受到注目,並逐漸形成「超短篇」這個類別。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