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粒線體健康,才能擺脫藥物困境
 
我畢業於德國杜賽道夫大學,原本念的是農學,後來因緣際會改念藥學,考取德國國家藥劑師以後,便在慕尼黑執業,至今已經超過三十年。
 
作為藥劑師,一開始理所當然都是從「藥」這個思考點切入,去解決病患或顧客的問題。德國採醫藥分家制度,醫生開處方,我做為藥師就忠實給藥,然後病人回去吃藥,控制他的疾病。
 
因為我在慕尼黑執業相當長的時間,我很早以前就觀察到,許多病人經年累月吃同樣的藥,一吃就是一、二十年之久!
 
但是,吃了這麼久的藥,似乎無法根本解決病人的問題,病人仍舊有過重的問題、膽固醇或血糖仍舊必須靠藥物控制,甚至很多病人因為需要解決的症狀愈來愈多,必須吃更多種藥來處理那些症狀。
 
當時的我,雖然覺得這種處境有點無奈,但是因為太多人都如此,也就直觀地認為,這或許就是老化的「自然現象」吧,人老了,就容易有各種共病,當然藥就愈吃愈多。
 
健康亮紅燈,開始思考根治問題
 
直到我自己的健康出了問題,我才認真開始研究這種藥物惡性循環的問題。
 
我原本一直都是蠻健康的人,但五十一歲那一年,有一天外出跑步健身時,突然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就醫做初步檢查後,醫生很嚴肅地告訴我:「你現在不能回家,你要在這裡等救護車過來。」
 
後來檢查結果發現,我竟然有很嚴重的血管堵塞問題!之後,就開始吃控制血壓、血脂的藥物,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似乎效果不彰,這一次醫生告訴我,非動刀不可,於是,我就接受手術,裝了心臟支架。
 
吃藥控制起初有點成效,但是還是無法完全阻止血管繼續堵塞,而且還有很多副作用。更糟的是,才隔兩年,我又必須再次接受手術,裝更多支架。
 
我問醫師:「難道沒有辦法可以讓我的血管從此不要再阻塞了嗎?」
 
醫師搖頭:「恐怕沒有。」
 
我到那一刻,終於深切體會到來我藥局領藥的病人的無奈處境。為了解決病痛,病人不得不擁抱藥物,但是,藥物並不能真的徹底解決他們的健康問題,只能控制症狀,用藥物把失控的血壓、血糖、血脂壓下來,但並沒有考慮到「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毛病,所以病人其實永遠沒有被「治好」,他們只能經年累月靠吃藥來「控制」那些問題。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