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與巴黎出了軌

與巴黎出了軌

  • 作者:韓良露
  • 出版日期:2021/09/17
內容連載 頁數 3/6
巴黎的早餐
 
我一一品嘗眼前看得到、摸得到的一切,這一切美景不再是文學中、電影中的場景,而成為我生活中真實的情境。我一個人過日子,從未感到孤獨更不曾寂寞,因為太多事我想體驗了,早晨我會分別去離旅館不遠的幾家咖啡館用早餐,從較近的調色盤(La Palette)到聖哲曼教堂前的雙叟(Les Deux Magots)和花神(Café de Flore)。當年這些咖啡店也已經沒有作家沙特(Jean-Paul Sartre)、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卡繆(Albert Camus)等人,但咖啡店仍充滿了文化的氛圍,很多本地人會去那看報、寫作,早餐也不算貴。不像現在,一份歐陸早餐要二十歐元,但我每次回巴黎,都還是要分別去報到,實在太喜歡這些店了,就算如今裡面有很多觀光客,這些咖啡店的空間就是很有魔力。過去這些年,這些咖啡店開始賣簡單的食物,還是很貴,但我都會叫來吃,吃少一點就成了,我看隔桌的客人也都這樣,有人中午只叫洋蔥湯配法國長棍麵包,或一份芹菜頭蟹肉沙拉或火腿乳酪荷包蛋三明治等等,再配一杯紅酒或白酒,這樣吃下來,也要快二十幾歐,可以去小餐館吃三道式午餐了。但這裡的食物做得很細緻,最主要是環境的優雅迷人,我曾看一位老年女士中午只叫了一顆水煮蛋和沙拉,看她慢慢地在蛋架上用銀匙敲破蛋殼,細細地挖裡面的半生不熟的蛋黃放入口中,雖然一顆蛋要價三歐元,但此等風雅吃法,只有在花神等咖啡店才看得到。
 
有時我會在早晨散遠一點的步, 到六區過聖哲曼大道(Boulevard Saint-Germain)南邊的聖許畢斯教堂(Saint-Sulpice)前的咖啡店Café de la Mairie,這是許多美國失落的一代的作家最喜歡的地方,那裡到今日仍保持有點破舊簡陋的裝潢擺飾,早年是窮文人、窮學生去的咖啡店,今日當然不是了,但這裡價格漲得還算合理,歐陸早餐十歐元左右。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