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8

由於本套塔羅牌特色的重心在於畫面,遂使得繪圖者角色相形重要,後來的觀念也逐漸認為繪圖者確實是重要的創作者,所以後世追認史密斯之名,而以《萊德-偉特-史密斯-塔羅》Rider-Waite-Smith deck,統稱這個系列,縮寫就是RWS,以此做為便捷而標榜新意識與認知的簡稱。

在本書中,前篇列舉相關的塔羅系列即用RWS為名,而各祕儀牌義與圖案解析中,為了行文便利提到這套牌仍以《偉特塔羅》為名。

偉特和史密斯的合作

合作機緣

這套RWS塔羅經常被視為偉特的創作,然而他應該只是創作團隊中的一員,偉特負責主要概念、畫面的結構以及整體符號系統,而關於牌的具體構圖、圖案細節、線條繪製以及著色,則是源於史密斯的創建。這兩人的合作,造就了古今最為人所熟知的一套塔羅牌。

附帶一提的是,RWS的兩位作者,一向都被視為英國人,然而他們恰好都不是純粹的英國人,並且都和美國有淵源,這對於後來RWS在英美系統裡特別盛行說不定有所影響。他們在同個團體內認識進而合作,同樣熟稔出版和雜誌編輯,而另外還有個相同之處,竟是兩人都與天主教有所關連,偉特是小時候有天主教背景,而史密斯是後來走向了天主教。

這兩人合作的淵源起於:偉特在1900年代初期,成為黃金黎明教團的領導人物,這時期也逐漸完成了他的塔羅著作《塔羅金鑰》,尚待繪圖者將這些意念轉為圖案,因為偉特本人不是藝術家,而他也熱衷於印製出塔羅牌,所以他找到當時同個團體中有才華和直覺的史密斯,當時她的藝術成就也在頂峰狀態。就在1909年,偉特委託史密斯繪製他設計的牌圖,完成了整套塔羅牌七十八張精心繪製的漂亮圖卡。

史密斯在年初接到這份繪製塔羅的任務,大約是從四月開始著手,至十月間就繪製完成了整副牌圖付梓,緊接著在該年的十二月就出版了。畫者也經過一番構思與設計,卻在半年多的時間內就畫成了接近八十幅圖畫,能夠進行如此快速和繪製方式應該有關,當時並不是用很繁複的方式來繪製,是以鉛筆和鋼筆硬筆描繪,而以水彩顏料上色。加上之後印刷方面的因素,細緻度稍有不足,甚至在在排版印刷的程序上,可說並未被當成美術品來處理。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