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5/8

偉特設計這副牌的方向從開始就和黃金黎明不一樣了,他不是想將神祕學統合濃縮在這方圖案裡。偉特沒有想要創造煉金術風貌的牌,宮廷牌編制就遵循古典路線而不是黃金黎明的格式,他希望的是將神祕學融入傳統架構之中,而不是改動編制而去符合學理。他也沒有急著讓喜愛的靈修佔據版面,身為神祕學研究者,他以持平的研究態度研究各個領域,認為該融入紙牌相關的占卜和神祕學。他的思想內涵需要從他專書上的解說才能分曉,其中某些說法是他偏向靈修的證明。

可知在RWS看似簡單的畫面下,其實揉合了許多歷來古塔羅圖案的變形,紙牌占卜術的牌義精華,也以多層次的繁複手法呈現於畫面中。至於黃金黎明對於塔羅的思想,偉特個人的設計和見解,魔法和神祕的氣質,宗教和靈修的氛圍,都由史密斯融為一爐,當然這其間亦不乏純粹的個人構思和創意空間。

偉特的興趣廣泛,對於儀式魔法也十分著迷,這正是黃金黎明的系統,可見他並不反對修習魔法,他在教團內堅持的應是一定要有靈修的項目,反對靈修的人才會和他路線不合。偉特其實是兼容並蓄的,對於所學也不是都要求靈修化,有如他研究塔羅牌本身的歷史,他明瞭紙牌一樣有其歷史,並且與塔羅有重要連結。紙牌的神祕學成分就是占卜,他堅持要融合這些,因而小牌綜合了不同來源的紙牌占算意義,而大祕儀的牌義,也統整了前人學者的塔羅研究結果(像是伊特拉的牌義)。

偉特和黃金黎明內有些人意見不是很搭,更促進了他致力於著作來抒發自己的觀點,甚至促進想要創造塔羅牌的動力。黃金黎明重視塔羅本來就影響了裡面的要角,希望創造出一套自己的塔羅,尤其是自詡有學術見解或者自視甚高的人,越想要創出有別以往的塔羅,偉特和克勞利一樣,都極醉心於創造出一副超越黃金黎明的塔羅,而偉特的設計顯然更別具苗頭。

這副塔羅真的堪稱顛覆,除了上述的創新,是圖書印刷的第一套塔羅牌,又是教團成員中最早完成出品的。RWS對黃金黎明來說是個震撼,對塔羅界則是重大革新。然則RWS如此流行的因素,不正是因為超越了前人-以通俗圖解為訴求,占卜冥想或心靈路線都容易上手,畫面又遠比「刻板」的傳統塔羅平易近人。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