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8

「飛機在剛起飛不久便發生了意外,從大約一百多公尺的高空失控墜落,最後墜毀在跑道外不遠處的土地上。我們接到報告後馬上從控制塔台趕去現場,以時間計算來算,傷者共昏迷了十一分鐘。」旁邊的人回答著。
 
我和死神相遇了十一分鐘,之後又再折返人間。
 
當救護車到達醫院大門時,我隱約看見七、 八位穿著白袍的醫護人員,神情肅穆地站在急診室門外。他們聽取了救護員的詳細報告後,便開始在我身體插上各樣的導管,我像是一具活體實驗品,被送進不同的醫療儀器做檢查診斷。奇怪的燈光不停地在我身上掃射遊走,生硬的電子儀器聲音不斷地在我耳邊響起。
 
「先生,你清醒嗎?能清楚聽見我的話嗎?我要跟你說明受傷的情況。」急診室主治醫生以沉重的聲音對我說。
 
我向醫生眨了眨眼睛,表示我能聽見。
 
「你從差不多五、 六十層樓的高度摔下來沒死,已經算是我看過最大的奇蹟了。你受到了輕微的腦震盪,不會對你構成嚴重傷害,但可能對你的記憶有短暫影響。
 
你的右前臂出現了複合性骨折,其中一根骨頭更從手腕處岔了開來,外露於手臂之外。我們要先把碎骨清理,徹底消毒後再以鋼板鋼釘幫你固定復元。你的左膝由於抵禦強大的撞擊後衝力,後十字靭帶與內外兩側靭帶都同告斷裂,只差一點整支小腿就會飛脫出來。我們可以透過外科手術,從你身體別處抽取適合的筋腱組織,替你重建這些破損的靭帶。身上其他大大小小的割傷裂傷,我們都可以幫你縫合修補,只是⋯⋯」
 
主治醫生突然停下來,吞了一下口水,喉嚨間發出了令人不安的巨大聲響。
 
「只是,你的右腳踝,我們無能為力了。」
 
我凝視著他的眼睛,正努力尋找他這話的真正意思。雖然醫生所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懂,但當把這些文字併合起來,我卻無法順利解讀當中的訊息。「無能為力」既不是診斷的一種,也不是什麼治療的方法,比較像是犯錯後的懲罰性宣判。
 
醫生露出難過的表情繼續說下去:「複合性骨折徹底地破壞了整個右腳踝關節,除了軟組織與筋腱的斷裂外,輸送血液的血管也被徹底扯斷了。即使勉強把骨頭用鋼釘連接,但沒有血液的輸送,整個右腳掌組織終究會壞死枯萎的。」
 
「所以很抱歉,我們必須把你的右腳踝連同腳掌同告切除。」這是醫生最後的判詞。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