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8

聽到這冰冷的判詞,我並沒有做出即時的回應,只是我的眼淚卻安靜地流下來了。不只是我,身邊的朋友也默默地在流淚,整個病房出奇的寂靜。
 
「因為你的生命沒有即時危險,而你是處於清醒狀態的,所以我們需要得到你的同意,才能進行切除手術。」主治醫生在等著我的首肯。
 
「我不同意!」我斷然地回答。「你不可以拿掉我的右腳,不可以拿掉我的自由!」這是我死而復生後,所說的第一句話。
 
「你先冷靜聽我解釋,組織壞死有可能導致敗血感染,到時候會有生命危險的。」醫生勸說。
 
「那請不要救我,讓我死掉吧。反正我已經到過那裡了。」我出奇平靜地說著。
 
如果早知道回來有這樣的結果,當時我便二話不說地選擇「離開」。我開始感到後悔,瀕死時我應該跟著光源離開這現實世界,怎麼樣也比變成一個殘廢的人好啊!
 
在瀕死的世界裡,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與安詳,與現實世界相比,活著簡直是一件無比痛苦與無奈的事情。
 
聽到我這樣的回答,所有人都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嗶嗶的聲響從我身旁的儀器不斷發出,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
 
「醫生,傷者血壓正在下降,讀數只有八十/四十,需要立刻輸血急救。」這是我昏迷前聽到最後的聲音。
 
死神不是已經把我送返原來的世界嗎?我以為我將會重新再活一次尋找答案,然後再回到那光海,為我的人生做出真正的最後選擇。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都只是幻象?根本沒有靈魂、沒有光海、沒有光的聲音,我只是做了一個跟死亡有關的夢。
 
我的意識開始慢慢地消失……
 
第一章 活著的痛
 
生命的流逝
 
再次醒來,已是三天以後的事。
 
我稍微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天花板泛著雪一樣的白色,中央的位置懸掛著一把上了年紀的電風扇。我嘗試轉動眼球環顧四周環境,我看見了四面純白色的牆,牆身並沒有多餘的裝飾或不必要的家具。唯一例外的,就只有對面牆上的一面圓形掛鐘。
 
這掛鐘像是專為病人而設的,不論從角度或是高度去看,也是經過精心調研,以確保擺放的位置恰好坐落在病人視線範圍的中央。
 
為甚麼非要提醒病人時間不可?時間對一個病人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