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7/8

他到處查問,最後竟在網路上找到這樣的一則新聞:「一個香港青年在紐西蘭駕駛滑翔機時,發生罕見意外。飛機在一百多公尺的高空失控墜落,青年奇蹟生還,但身體多處骨折情況嚴重。中國領事館人員前往探望,還嘉許中國人有摔不死的精神⋯⋯」
 
雖然報導並沒有附上傷者的名字,但哥哥一眼便看出我是那名「香港青年」,這可能就是兄弟間的感應吧。哥哥得悉我的意外後,當天便趕緊從澳洲飛來。
 
那時,醫生開始替我輸血,把強力的抗生素注射進我體內,監控生命的記錄儀器也全亮著,整個加護病房的溫度瞬間升高起來。但沒多久,我便進入半昏迷的狀態。
 
雖然我安然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但正如醫生所說,這不過是一個開始。
 
往後的幾天,高燒逐漸減退,感染情況被控制下來,血液裡的白血球數量也回復到可接受的範圍。
 
矇矓之間,我好像看見了哥哥。他站在我身旁,默默地在哭泣。我彷彿聽到他說:「我是來帶你回家的。」但我已分不清那是真實還是夢境。
 
從那天起,哥哥整天都留在醫院裡,白天負責照顧我的飲食起居,晚上就睡在病房的椅子上。雖然醫院每天定時供應三餐,但都是一些味道單調的西式食物,我完全沒有食慾,加上害怕進食後要上廁所,所以當時的我,已經超過十天沒有吃過一口東西了。
 
「醫院裡的食物也夠難吃的,不要說病人,就連正常人看見也沒胃口。」哥哥吃了一口我的魚柳午餐。
 
「在雪梨唸書時,我一直在一間華人餐館打工當兼職,那裡的廚師是一名六十多歲的移民華僑,我跟他非常熟稔。這兩年間,我學會了烹調很多的中國菜式,你想要吃什麼嗎?」哥哥問。
       
我跟他說,我不需要任何食物,點滴瓶裡已經有足夠的營養液,我想要的就只有嗎啡而已。
       
但哥哥並沒有放棄,他每天早上都跑去唐人街市場,買來新鮮的食材,再借用我朋友家的廚房烹煮。雖然我不吃,但他還是堅持為我準備好吃或對病人有益的食物,不管是漢堡牛排或是粥粉麵飯⋯⋯只要我願意吃就行了。
 
在第十二天的晚上,哥哥又從唐人街那裡買了一些乾麵條回來。
 
「這款中國麵條非常好吃,是餐館廚師的最愛,很少可以在國外買到的。這麵條一定要即煮即吃,口感爽滑細嫩,你一定會喜歡的。」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