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6/7
「……玩具不見了的時候,是最糟糕的事情,因為那就意味著什麼都不存在了。然而,當一個玩具出現的時候,它就是有生命的(您剛才所說的), 哪怕這個玩具沒有被孩子拿著玩,也參與了孩子的生活。您知道嗎?每當我在報紙上看到布置兒童房的點子時,都會很反感。」
 
這不就是我說過關於兒童家具的事嗎?有人回答我說:「照您這樣說,兒童家具豈不是沒人買了嗎?」確實,爸爸打造的箱子很適合給玩具小汽車當做小房子、小車庫。這正是父親的角色:製作一些吸引孩子的家具,方便孩子做收納。不要做得太高,以適合讓孩子自己拿取、收放玩具。
 
我們繼續談這封信――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案例:「還是得跟大家、跟對孩子的秩序感這件事過於偏執的人解釋一下――我們的身體不僅僅局限於肌膚內的範圍。以我自己為例,我會有點把自己的書櫃看作是大腦的附件一樣。我很想強調這一點,因為在我年輕的時候總是聽到:『把這些破爛都扔了吧!』假如我聽進去的話,那我就不能像現在這樣,上了些年紀之後還可以在精彩的歷史報刊收藏裡埋頭閱讀了。我總是會責備家長們沒有孰輕孰重的意識。整理東西並不是一件沒得商量最要緊的事情。」她講述了一個從夏令營回家後的孩 子的例子:「父母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孩子的箱子比出發之前重了很多:『你帶了什麼東西回來啊?』(孩子帶了一些石頭回來,因為夏令營的輔導員是一位地理系的大學生,他知道怎麼讓孩子對石頭產生興趣。)『你留下一、兩顆石頭做紀念就好了,不然你想讓我們拿這些石頭做什麼呢?』於是剩下的石頭都被扔掉了!」
 
這麼做就是拒絕尊重一個孩子正在形成的性格。
 
她還留意到,有時候家長強制要求秩序,是因為自己沒有足夠的想像力:「如果房間裡的小汽車太多了,那就買個玩具小車庫啊!」
 
或者父親可以用紙箱來造一個小車庫,並且裝飾、油漆一番。這會讓父親覺得很有意思,孩子也會因為爸爸給他的小汽車做了一個車庫而感到非常開心。這樣就不用去買小車庫了。
 
她接著寫道:「為什麼家長總是抱怨孩子在地上玩呢?地上的面積才最大啊,一個孩子在地上玩很正常。一張成人用的桌子太高了,一張兒童桌子又太小了,這麼不好用,不能拿來做什麼用。」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