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6

對我們應該感激的人產生怨懟,或許也會令我們覺得羞愧,使我們可能會陷入我稱之為「感激黏網」(sticky web of gratitude)的處境:在其中受到拉扯,一方面覺得自己受過某人的恩惠而虧欠對方,另一方面卻又因為受到傷害而怨恨對方。此時怨懟的感覺通常會更為強烈,但由於我們認為自己應該要感激,所以傾向於將怨懟隱藏起來。這種黏網在戀愛關係中非常普遍;我們平常可能會不斷被提醒,想起另一半「以前」曾為我們做過什麼,因此我們只能滿懷感激。然而,這可能會使我們無法誠實面對自己,不去處理「現在」對方讓我們失望或造成痛苦的問題。
 
感激黏網的另一個特點,是我們普遍認為無論自己對另一個人有多麼感激,只要我們覺得是對方引起的怨懟,那麼處理問題的人就應該是他們而不是我們自己。我們可能會對他們勉強表示感激或只是做做樣子(順帶一提,這不能算是感激),然後空等著想要對方知道我們的痛苦並採取行動。這種等待可能會持續好幾個月,甚至是好幾年;在此期間,我們可能會將怨懟合理化並隱藏起來,或者決定在關係中將就──全都是以「感激」的名義。
 
我們經常擔心如回想起過去的苦痛,就會挖出舊傷口。同時,如果考量到跟對方談論這件事的後果,我們可能也會害怕他們的反應,特別是當對方握有權力的時候。要面對傷害我們的人確實非常可怕,我們或許不相信自己能理性冷靜地解決情況,所以也許最好還是只對自己說「維持現狀就好了」;假使我們長期如此為之,就會一直將這種事情合理化,直到我們不承認自己心懷怨懟。我們的怨懟也可能經年累月存在,最後變成了生活方式或個性的一部分,說不定我們還會認為這不是自己能選擇的。
 
當然,某些怨懟並不會隱藏起來,例如,因為創傷事件遭受不公而引起的怨恨。要表達這種怨懟簡單多了,通常也會被視為理所當然,完全合乎情理。在這些情況中,怨懟可能會被當成最適當的反應,甚至往往還會得到公眾認同,不會帶有任何羞恥感。由種族偏見和宗教不寬容所引發的民怨就是十分具體的例子。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