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叛逆柏林》
 
一、不能說天使
 
聖誕節前幾天,我從台灣回到柏林,在零下十三度的街頭上拖著大行李,還留著彰化老家暖意的身體迎上漫天白雪,骨關節冰封,時差拉扯手臂,有那麼一刻,我確定要丟棄行李,先回家大睡再說。突然手機在口袋裡吼叫踢打,我不情願地接起,法蘭克的聲音傳來:「你回來了!今天晚上我們家開聖誕派對,希望你能來。」我匆忙答應,掛上電話,疲倦地坐在行李上淋雪。幾年前,我也是拖著這個大行李來到了柏林,來學習、尋覓人生新方向,結果和這個都市相戀,就此安然定居。這些年來我以作者的身分,不斷書寫柏林,一回頭,我在這座城生活已經五年了。突然兩個小孩從我身邊經過,他們正幫父親把剛買的聖誕樹搬回家,他們一路笑鬧著,聖誕樹刷過雪地,留下馨香的痕跡。他們的笑聲充滿熱度,逼退周遭的雪,點亮滿街的聖誕燈飾,在街上開出一條溫暖的路,給了我再度啟程的力量。我尾隨這熱度回到住處,信箱裡滿著聖誕賀卡,我微笑想著,聖誕節在我回台灣期間,悄悄佔領了柏林。
 
梳洗休息過後,我在聖誕購物的人潮裡,挑選禮物給法蘭克。他幾個月前剛跟依薇結婚,我一直都沒機會送個賀禮。他們結識於互助團體,法蘭克因為失業而憂鬱,依薇則是上一段感情挫敗而沮喪。他們都來自前東德,二十年前柏林圍牆倒塌時,他們都剛成年,歷史往他們快速追撞,兩人的前東德文憑與履歷在統一後的德國屢遭拒絕。在互助團體裡,兩人相戀,相似的成長脈絡驅走孤單,憂鬱遠離。
 
我其實並非很會選禮物的人,只挑了個天使玩偶,想說應景。一到他們家,我拿出禮物說:「送你們天使,聖誕快樂!」沒想到大夥馬上說:「噓!不能說天使!」法蘭克收下禮物,對著我的疑惑說:「電話上忘記跟你說,今天聖誕派對的主題是前東德,一切都按照黨的旨意來!」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