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二奶的攻防:妳問我答,戰勝乳癌

二奶的攻防:妳問我答,戰勝乳癌

  • 定價:280
  • 優惠價:79221
  • 優惠期限:2024年04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醫師」鄭翠芬 X 「個案管理師」蘇怡羚 X 「病友」小珊
   數十年臨床經驗專業分享,陪妳打一場乳房保衛戰!

  作為現代文明病的一種,「乳癌」發生率高居國內女性好發癌症第一位,然而關於乳癌,我們的了解是否足夠?哪些人是高風險族群?乳癌該怎麼預防,如何儘早發現?

  罹患乳癌的姊妹們,經過了手術、化療、放射治療等過程,是否就算痊癒了呢?是否心中還有許多問題──為什麼有些人穿刺也沒驗出罹癌?如何一次看懂乳癌檢體報告的重點?該注意哪些指標和數字?面臨乳房切除手術時,怎麼決定應該全部切除還是局部切除?乳房切除手術後,為什麼有些人還需要再做化療或放射治療?「HER2陽性乳癌」和「三陰性乳癌」有什麼不同?該如何治療?乳癌患者日後還可以生小孩嗎?乳癌患者最佳的「抗癌食物」和最該閃過的「地雷食物」各有哪些?療程結束後,如何判斷癌細胞是否復發或移轉?臺灣的乳癌病人在「健保」跟「勞保」上有什麼基本權益保障?……

  左右乳分別罹癌,人生三度補考的小珊,問出病友最想知道的事;由乳房腫瘤手術名醫鄭翠芬,集數十年臨床專業經驗,以最平易的文字,化為人人都能讀懂的50題Q&A,從癌症的成因、種類、檢測、手術、治療、飲食、心境、生活照護等,全方位解惑;並邀請作為醫病之間橋樑的資深個案管理師蘇怡羚,貼心叮嚀!

  沒有艱深的醫學理論,只有實用的醫藥和照護資訊,一本小書,告訴您乳癌患者及其照護者最應該知道的事!

本書特色

  ★第一本「醫師+病人+個案管理師」三方合作的超實用乳癌工具書
  ★50個平易Q&A,告訴您乳癌患者及其照護者最該知道的事!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醫師/鄭翠芬


  現職: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一般外科主任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乳癌中心主任
  台灣乳房腫瘤手術暨重建醫學會副理事長
  台灣乳房醫學會常務理事

  學歷:
  國立臺灣大學法醫研究所碩士
  中國醫學大學醫學系學士

  經歷: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乳房外科資深主治醫師
  基隆地檢署法醫
  臺灣高等法院檢查署特約法醫

個案管理師/蘇怡羚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資深個案管理師。

病友/小珊

  命運多舛,左右乳分別罹癌,三度堅強抗癌的生命勇士。
 
 

目錄

自序 抗癌這條路上有妳、有我,還有她們!/小珊
自序 一本解答乳癌問題的「工具書」/鄭翠芬
自序 「個案管理師」都在做些什麼事?/蘇怡羚

【關於乳癌最需要知道的50個Q&A】鄭翠芬醫師專業解惑

⓪家族史、高危群與乳癌的關係
Q:我明明沒有乳癌家族病史,為什麼會得乳癌?
Q:家族史中「家族」的定義要追溯到多遠?
Q:沒有生育、哺乳、中年後肥胖的婦女屬於高危險乳癌發生族群?平時該如何預防?做些什麼檢查?需要定期掛門診嗎?

⓪檢查、切片、診斷三部曲
Q:做乳房超音波、攝影時,在生理期前後會有不一樣的結果?X光片子上面有很多白色點點,該如何確認它們是不是乳癌?在什麼情況下會變成乳癌?
Q:為什麼有些人粗針「穿刺」是沒有癌症,醫生卻仍建議做「腫瘤切除」,後來化驗又呈現是癌症?

⓪乳癌的確診與症狀
Q:醫師如何確診乳癌?通常會有哪些症狀?
Q:如何一次看懂乳癌檢體報告的重點?該注意哪些指標和數字?

⓪量身訂作的治療選擇
Q:當面臨乳房要全部切除,還是局部切除時,應該做什麼考慮?
Q:為什麼有人做了乳房切除手術,還需要再做化療、或做放射治療?有些人則不必?

⓪HER2陽性乳癌的治療
Q:什麼是HER2乳癌?
Q:HER2陽性乳癌病友,是否比較容易轉移?
Q:「術前化療」與「術後化療」,這兩種治療方式有什麼不同?
Q:晚期、有轉移的HER2陽性乳癌如何治療?
Q:HER2陽性乳癌的治療藥物都是針劑嗎?是否有口服藥物?

⓪三陰性乳癌的治療
Q:什麼是「三陰性」乳癌?該如何治療?

⓪遺傳性乳癌
Q:什麼是BRCA基因突變?和乳癌有關係嗎?
Q:關於遺傳性乳癌,要怎麼知道自己的乳癌會否遺傳給下一代?

⓪為何需要放射治療
Q:放療的方式也有一次、多次的不同選擇,怎麼選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

⓪藥物治療須知
Q:為什麼接受手術及結束化療,有些人仍需口服藥物或針劑注射?
Q:注射抗荷爾蒙的針劑(俗稱「停經針」)會有什麼副作用?
Q:停經針要施打多久?會因此衰老嗎?
Q:一般而言,如果需要吃抗荷爾蒙藥,是要吃一輩子嗎?
Q:長期吃荷爾蒙抑制劑,身體會出現什麼變化?這些變化到什麼程度是「不正常」而需要求助醫師協助?
Q:更年期後的乳癌病友,服用芳香環抑制劑的抗荷爾蒙藥,常會關節疼痛,怎麼辦?
Q:打針吃藥過程中,如果私密處有較多的黃色、黏稠分泌物是否正常,該立即就醫嗎?

⓪停經前的「荷爾蒙治療」
Q:雌激素與乳癌有何關係?荷爾蒙治療對於乳癌有何重要性?
Q:停經前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如何治療?
Q:停經前婦女若想保有生育功能,有什麼治療選項?
Q:施打停經針或摘除卵巢,有何各自優勢和效果?適用何種患者?
Q:化療後是否需要維持停經狀態?如何達到?
Q:荷爾蒙治療有何注意事項?

⓪怎麼吃最抗癌
Q:乳癌化療期間,有什麼飲食上的禁忌?怎麼吃才能有足夠抵抗力抗癌?
Q:治療期間,吃太營養會把癌細胞養大、養壯,不利於抗癌?刻意吃素可以弱化癌細胞?
Q:乳癌患者最佳「抗癌食物」和最該閃過的「地雷食物」各有哪些?
Q:坊間傳說乳癌患者不能喝豆漿,也不能吃蜂王乳、鴨肉、紅肉、雞皮……,這些說法到底對不對?
Q:乳癌病人可以吃山藥嗎?
Q:有報導說,喝紅酒有益健康,乳癌病人可以每天喝一點紅酒助眠嗎?
Q:抗癌期間,吃維他命或補充其他保健食品,有什麼要注意的?

⓪記得要定期追蹤檢查
Q:乳癌手術和化放療結束,需要定期做哪些追蹤檢查?
Q:高侵襲性癌症有「移轉」的憂慮,該如何注意哪些器官的不尋常症狀,才知道要趕快就醫?
Q:基因檢測在乳癌治療過程中是必要的嗎?

⓪其他疑難雜症
Q:常說壓力是致癌的可能因子,也相當程度被醫學證實了,但乳癌患者放棄工作,真的對病情有幫助嗎?
Q:美國FDA因對引起罕見淋巴癌BIA-ALCL的疑慮,要求乳房植入物製造廠Allergan將特定幾款絨毛面植入物下架,食藥署也要求臺灣Allergan回收產品,已使用此類植入義乳的病友應如何處置?
Q:穿有鋼圈的內衣,會造成乳房乳腺壓迫,比較容易得乳癌?經過各種治療之後,病友該如何選擇內衣最妥適?
Q:如果乳癌術後發生水腫狀況,該如何處理?
Q:一般而言,化療後多久頭髮才能長回來?
Q:如果治療結束後,經過一段時間,頭髮還是很稀疏,該如何搶救?
Q:臺灣的乳癌病人在「健保」跟「勞保」上有什麼基本權益保障?
Q:一旦得過乳癌,治療完後的日子,總是有一種「風吹草動」的不安,擔心身上起了小疹子是不是復發?背痛痛的是不是轉移?該怎麼正確判別或克服這種心情?
Q:乳癌治療後,我其實已經很穩定了,可是卻出現「失眠」這狀況,為什麼?

♥鄭醫生千叮嚀、萬交代

【個案的守護者】
來自個管師的貼心叮嚀

【病友心聲】
老天爺慈悲,給了我三次「補考」的機會

後記 她總能適時扶上一把!/鄭翠芬

【同場加映】鄭翠芬醫師談乳癌
懷孕也可能罹患乳癌?
外科醫師:三十歲開始就要做乳房檢查
達文西乳房重建,保存了乳房的原貌
姊姊妹妹晚期乳癌復發,該怎麼面對恐懼?
乳癌患者保有生育力不是夢!抗荷爾蒙治療後如願得子
乳癌腦轉移別放棄 標靶化療二合一提升存活四到五年
三十三歲乳癌肝轉移 CDK4/6助腫瘤縮減七成
晚期更年期前乳癌治療新契機!CDK4/6口服藥效果佳

 
 

自序

老天爺慈悲,給了我三次「補考」的機會
小珊


  「五十而知天命」,對這句話我真的只能用刻骨銘心四個字來形容。因為,就在五十歲生日時,我被確診左邊乳房得了癌症。那一瞬間,就像被老天爺宣判「死刑」一般,眼淚撲簌簌掉下來,當下感覺診間像地獄,醫師像閻羅王,世界變黑白……還哭哭啼啼問醫生:「我會不會死掉?」

  診間像地獄,醫師像閻羅王

  從有記憶以來,我一直是個健康寶寶,很少生病打針吃藥,健保卡一年就用那麼幾次,都是陪人家傷風感冒追流行。我怎麼也無法想像,生平第一次開刀住院,竟是因為癌症。我回過頭檢視自己為什麼得病,然後很苛刻地怨天怨地怨自己不注意健康、輕忽身體變化,而且一拖再拖,拖到最後快把自己的命給收拾掉了。

  仔細回想事情是怎發生的?為什麼我一點警覺也沒有?

  其實,早在確診的幾個月前,洗澡時就摸到乳頭有點硬硬的,但因為兩邊都有一點,有對稱,也覺得可能跟經期有關,心想再觀察一下,等月經過後,乳房變得柔軟再看看。果真,月經過後就覺得「還好」,所以又拖了幾個月。

  直到有一天,突然在左側腋下摸到一顆圓圓硬硬的東西。我知道這下糟了,不太妙,但還是心生一線希望,認為可能是身體的哪裡在發炎,淋巴集結在腋下。心想再觀察一下,看會不會自己消散。

  會這樣一直拖下去,實在是因為手上太多工作,忙到讓我倒頭就睡,無暇多想。另一個原因是,怕看醫生,諱疾忌醫。就這樣一直拖到左側乳房發炎漲痛,我才找醫生求救。

  每天睡醒,都希望我只是做了一場惡夢

  確診之後,才知道硬塊是在乳頭正下方,相對比較不容易自己發現,一定要靠專業醫生和儀器檢查。而我也很痛恨自己有那些不知是對、還是錯的「醫學常識」,讓我有藉口一拖再拖。

  醫生很快幫忙排定治療期程。在那段等待期間,我度日如年,常常想到這件事就止不住淚,從拒絕承認、到生氣懊悔,再到認命接受。每天早上醒來,還是希望生病這件事只是做惡夢,就像以前夢到被壞人追殺到懸崖邊,只能在被殺跟跳崖作選擇時,我都會告訴自己「這是在做夢,醒過來就沒事」,就這樣常常救了自己。只是這次很不一樣,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失望,這種渾渾噩噩的狀況持續好一段時間,直到開完刀。

  開刀前夕,我把所有錢財帳號密碼跟金額全都交待清楚,也預作分配。雖然很不安,但也沒後顧之憂地進了開刀房。麻醉完再次醒來,除了面對一個殘缺的自己,更恐怖的是,護士在我麻藥尚未退盡時告知,「等身體恢復後再安排化療時間。」

  對化療有夠恐懼,但逃也逃不掉

  化療?!不知是電視上演得太可怕,還是周邊真的有人就是經歷過這麼可怕的事,我一陣哭天搶地後,抗拒歸抗拒,但檢體報告顯示癌細胞已經移轉到淋巴,要活命就只得乖乖配合做化療。

  動完手術,我首先要面對的是全乳切除、同時重建義乳的巨大傷口維護工程,以及身上裝了兩個引流管,每天都要小心翼翼消毒、記錄引流量,再倒掉血水,就這樣跟那兩顆手榴彈一般的引流管和平共處兩個多星期。

  不過,最挑戰人的是炎炎盛夏要把傷口照顧好,需要很多的細心和一點耐心。因為傷口盡量不要碰水,上半身只能擦澡,而且早晚消毒、擦藥膏、換紗布,每次都要花上半個小時。後來,醫生告訴我有些防水性醫材可以協助包覆傷口,只要貼好,水不要太熱,偶爾還是可以沖沖水、洗個澡,讓生活品質不會變得太糟糕。

  這段期間,我連要怎麼穿內衣、外衣都是很大的考驗。貼心的醫生也會給些實用的建議,例如怎麼穿連身內衣自己換藥,如何選擇棉質前扣式內衣方便穿脫,儘量穿寬鬆、透氣的前扣式外衣……處處都是學問。

  基因檢測沒能免去化療

  之後聽從同事建議、也諮詢了醫生,去做血液基因檢測,只要抽8CC的血,就可以知道我的基因有沒有突變、血液中還有沒有殘存的癌細胞。雖然要自費,但若真的有用,我很願意試試,讓治療更安我的心。

  後來檢驗報告出來,基因沒有突變、血液中沒有癌細胞!我欣喜若狂,天真地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必做化療了。但醫生很堅定地說,按照國際標準治療原則,還是要做化療。

  開完刀兩個多月,我開始進行化療,每三週一次、一次打針四小時、一共做了八次。打針時不能亂動,還會頭昏腦脹想睡覺,上廁所還要拖著點滴架,雖然不會疼痛,卻不怎麼舒服。

  第一次化療後,我的月經就停了。在長達七個半月的化療期間,噁心、反胃、消化不良、口腔黏膜破皮、毛髮掉光,連富貴手、灰指甲都全部來了。更可怕的是,身體的抵抗力變很差,一不小心就會感染發燒,嚴重時還會沒命。

  有用白血球只剩一百七十個,打升白針痛到椎心刺骨

  生病之後,因為我手上還有一些重要專案,同事接不下來,我只好彈性上班,很辛苦地完成化療。

  每一次做化療前,都要抽血驗白血球、血紅素等血液相關指數,如果白血球數目低於三千,就不能做化療,必須等身體狀況好一點再進行。有一次感冒,抽血檢驗白血球數目只有一千七百多,有功能的白血球大概只剩一百七十個,我並沒有很虛弱的感覺,但這指數過不了關。這時我老闆還在電話那一頭遙控交辦事項,可以想見當時我心裡的小劇場自然是許多圈圈叉叉。

  醫生為讓我感冒快點好起來,建議我打「升白針」,刺激骨髓造血細胞加速生成,拉高身體免疫力。但那一針打下去後,副作用是椎心刺骨的痛,坐立難安,連躺都躺不住,那一夜,可說是我今生今世最煎熬的一夜,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噁心想吐、毛髮掉光、抵抗力變差

  化療期間,我胃口極差,為了有體力抗癌,我遵守吃原型食物、多吃蔬果、高熱量、高蛋白的大原則,其他的禁忌和細節就先不管了,想吃什麼就去吃什麼。這段時間紫蘇梅是我的好朋友,噁心想吐時就吃一點,很幫我的忙;至於從小就不敢喝的雞精和各式營養補充飲品,對我是絕緣體;有推不掉的應酬我也參加,好吃愛吃就盡量吃。這段期間,我的體重不減反增,而且多數時候精神狀況還不錯。

  因為化療抵抗力變差,別人打噴嚏、咳嗽對我都是重大威脅,只好減少出門,不敢四處趴趴走,搭捷運也都戴著口罩,回家一定先洗手。也許因為頭髮、眉毛、睫毛都掉光,讓我心甘情願多留在家乖乖休息,有點社交恐懼症。那段時間,總覺得氣不太足,說話句子太長會沒氣,也不太能唱歌,偶爾會有一點小喘,我也只能去公園快走,流一點汗,做一些輕度的運動。

  化療讓我身體各種器官功能加速老化?

  不過,化療真的有改變我的身體狀況,那是一種「變老十歲」的感覺,體力大不如前,記憶力變差,視力模糊,反應變慢、變笨,活動力減弱,很容易發脾氣、感到沮喪、多愁善感,還變得愛哭,膝蓋也開始略感磨損疼痛,時不時還會一陣潮熱、汗水直下。說老實話,這種突然的改變讓我很不適應,但我也意識到必須跟它們和平共處,我才能好好過日子。

  正當我以為頭頂上的烏雲慢慢散去,快可以重見天日的時候,一年一度的例行乳房超音波和攝影檢查,又晴天霹靂給了我另一個磨難和考驗。

  好不容易搞定左邊,右邊乳房檢查又有問題……因為有可疑細胞,醫生建議為保險起見再做穿刺。

  本以為穿刺的檢驗報告沒問題,就又過了一關,但醫生以她的經驗主張還是動個門診刀,把可疑細胞切除比較安心,以免日後又變成癌症。孰料,老天爺一路作弄我,那一團棉花球一般的可疑細胞裡,居然驗出有癌細胞。

  左邊結束右邊又來,真不想活了!

  這一次,我不只想死,還想死得更徹底一點!我完全不想面對、也不願意面對。門診看報告時,醫生把我留到最後一個,我就心知不妙。進診間後,她慢慢跟我解說情況,但我已完全聽不進去,約略只聽到兩側乳房都得癌症的機率是百萬分之一,我兩邊是不同的乳癌,還是要切除……

  因為左側乳癌,我做了全乳切除手術,也做完八次化療,由於荷爾蒙受體是陽性,之後也持續打停經針、吃抗荷爾蒙制劑,在這種情況下,右邊乳房還能長出癌細胞?我腦海裡冒出一堆問號,這些問號塞住我的腦袋,讓我當機,完全無法思考。

  那一晚,回到家後才開始認真思考,要怎麼告訴家人檢驗報告「豬羊變色」,而不會嚇壞大家。自己則圍繞在這一連串的檢查治療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上打轉,邊想邊哭,邊哭邊想,直到累極睡著。一覺醒來,因為有個重要簡報要做,真的也只能先如期赴約,再來想「死要怎麼死,活要怎麼活」的大問題。

  從容做好準備,就不會想做傻事了

  等我可以靜下心來,把問題從頭到尾理一遍後,我得出幾個重要的結論:

  第一,如果要重來一次過去一年處理左邊乳癌的全部療程,我想,我是不願意的。

  第二,如果惡性腫瘤細胞已經大到跟左邊一樣大,為何可以逃過所有的檢查和穿刺?所以我要徵詢第二專業意見。

  第三,我之前做的血液基因檢測,並沒有基因突變,而且我的Ki67是零,是否有必要大動手術再來一次全乳切除才是安全?

  第四,我該把工作給辭了,既然還不能死,那就好好為自己活下去。

  怨天尤人之餘,我也求助神明協助,請祂們賜給我智慧,讓我可以安渡劫難。我沒做傻事的原因,一方面是工作實在停不下來,二方面也是因為我已經做好面對最壞狀況的心理準備。

  右乳治療一波三折,放療做了三十四次

  碰到這麼奇特的個案,也讓醫生對未來的治療方式考量再三,我猜內部開會時可能也做過很多討論。一個月後的例行回診,醫生跟我說腫瘤的大小不到一公分,也沒有移轉到淋巴,所以不用全乳切除,但因上次動刀切掉可疑細胞的邊緣太接近癌細胞,所以必須再動一次手術,切大一點、切乾淨。

  經過先前的大悲之後,再聽到這種「好消息」,我已無大喜之感。這一次,我平平靜靜住院動刀,之後再加上三十四次的放射治療,右乳戰爭才告一段落。

  說起放療,依我的乳癌類型,我也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動手術時,同步進行一次性大劑量的局部放射治療;另一種是多次、不間斷、每次只要進行短短十分鐘的全乳放射治療。前者省時省事,但自費價格不低;後者費時費工,有健保給付,但每天像去醫院上下班打卡一樣,而且往返醫院讓人心情沮喪,放療後期還會有皮膚照顧問題,真的需要很有恆心和耐心。

  反覆思索之後,我選擇做多次、短時間的放療,理由很簡單,因為這不到一公分的腫瘤,過去一年在我的身體裡面經過實證,已經閃過多重檢驗不被發現,為了安全起見,我願意辛苦一點做全乳放療,這樣會比局部放療讓我更安心。

  四顆肌瘤「留校察看」,絨毛義乳令人難安

  因為長期服藥關係產生一些副作用,我的私密處開始有比以往更多的分泌物,無色無味,清清如水,偶爾濃度變得黏稠,色澤偏黃,但並不影響日常生活,只是很不習慣這種濕答答的感覺。後來為了安全起見,再去看了婦產科,做內視鏡檢查,順便檢查了子宮內膜的厚度,結果發現有四顆一到四公分不等的子宮肌瘤。因為我已到停經年紀,估計影響不大,何況平時也沒帶給我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就先「留校察看」。

  不過,這段期間我看到一則新聞讓我心驚膽跳,很不安。因為美國CDC認為有一款絨毛表面的義乳有致癌風險,該廠商宣布全球停用這個產品,臺灣衛福部也提出警告。不巧,我左側裝的水滴式義乳就是這一款!那停用前裝進去的又該怎麼辦?

  雖說這款絨毛義乳可能引發的大細胞淋巴癌,已發生的案例多在歐美白種人身上,目前亞洲沒有任何案例,醫生建議不必過度擔心,可以再觀察一陣,但不管怎麼說,我心裡總覺得毛毛的,因為體內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淋巴水腫又摸到一顆尖尖硬硬的東西

  本以為我辛苦又曲折的抗癌故事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但老天爺給我的考驗並未終止。

  在我動完左側全乳切除手術一年多後,一次回診時,跟醫生說我的左手好像有點水腫,指尖覺得脹脹的、反應有點鈍化。這情況常見於手術摘除腋下淋巴的患者身上,而且何時會發生,個案差異很大。

  醫師再次仔細檢查,也做了兩手手臂幾個地方寬度的測量,證明真的有淋巴水腫情況。她還重新對左側乳房做了觸診,然後摸到一顆硬硬尖尖的東西,不會痛,「這個在這裡有多久了?」但看著醫師臉上的表情,我感覺似乎又不妙了!

  「它一直都在呀,已經很久了。」「怎麼都沒說?」原來那是個很可疑的壞東西,而且有緩緩變大,約有一公分大小了,而我一直以為它是為了固定義乳打的結,或是釘在裡面的釘子。

  這次,連說都不必說了,就直接排時間再動刀拿掉。之後檢體化驗結果顯示,它跟原來左乳的癌症是同一種類型,也就是說:我癌症「復發」了?

  「復發」?!這該怎麼解釋呢?

  不是左乳已經全部切除、連腋下淋巴都廓清了?不是也都做過八次化療了?還乖乖定時吃藥、回診打針控制荷爾蒙了,為什麼這樣還會乳癌「復發」這種事發生?是因為當初沒有再追加做放療的關係?還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腦海浮現一堆問號,只能請醫生幫忙一一釐清。

  醫生解釋,癌細胞很狡猾,手術看似切很大、挖很深、清得很乾淨,但它就是可能還藏在某個地方,躲過很多治療,無法保證百分之百殲滅癌細胞、永遠不復發。

  還有,當初摘除的左邊腋下淋巴,只有一顆驗出有癌細胞,依國際乳癌標準治療方式,在四顆以下就不必再做放療,以免放療可能帶來的淋巴水腫副作用。

  無聲無息、不痛不癢的「復發」,真的有點恐怖,絲毫不能輕忽,必須靠定期追蹤、檢查,發現了就及早處理、治療。但一想到「抗癌」已經變成我後半輩子沒完沒了的戰役,而且必須無時無刻提高警覺,令我很沮喪。

  不過,轉個念來看,也因為第三度動刀打開來看,醫生順便檢查了左邊絨毛義乳的狀況,發覺有一點黏黏的液體包覆,就一併換了一個表面平滑的義乳,終結了絨毛義乳未來可能致癌的風險,讓我稍減憂慮。

  為什麼我會得病?老天爺讓我「補考」三次!

  我想,像我這樣命運多舛、病情這麼戲劇性、又幾乎是左右兩側同時得到兩個乳癌、三度動刀的案例並不多見。老天爺何其仁慈,每每在重重打擊我之後,又給了我「補考」的機會,讓大問題可以化成小問題,而且都是可以處理的問題,我該好好珍惜這補了又補、撿回來的命。

  我是一個上班族,在別人眼中應該也是個工作狂。一天三餐之中有兩餐在外進食,工作又耗費心力,長期與時間賽跑,壓力很大。如果乳癌不是一天造成的,可能就是好幾年、幾十年的不良習慣所累積,那我要重新活下去,就必須好好把那些會危害我生命的生活習慣給一一揪出來。

  首先,我的外食機會太多,以前早、午餐常常外帶,裝食物的器具多半是塑膠袋或免洗餐具,外帶熱咖啡用的紙杯也是,這些東西遇熱就會釋放出塑化劑,所以這個可怕的習慣一定要先改掉,自備玻璃、陶磁或不鏽鋼餐具是上策。

  其次,我工作壓力太大,無法定時、定量、均衡飲食,也無法維持固定運動,應該要想辦法改變工作方式,至少工作先減量減壓,多一點彈性,多走一點路,能站就不坐,能坐就不躺。

  第三,一定不可以太晚睡覺,而且要好好睡覺,最好能十二點以前就上床睡著,不要再看電視、看電腦、看手機了。

  第四,要有高度警覺性,如果住家、辦公處所是新裝潢的,或有新買的居家、辦公傢俱,要特別注意甲醛超標的問題,因為甲醛空污容易致癌。事後回想,我曾在開刀前三年,在一間新裝潢、不透氣的辦公室裡工作超過半年。

  學會傾聽自己身體發出的警訊

  說來好笑,這些看起來很簡單、很容易的事,卻是知易行難,如果我不是命在旦夕,逼得我非這麼做不可,可能我就矇混過去,不久又落入過去容易致癌的生活習性,輪迴不已。

  生病這幾年,我的人生就像洗三溫暖一樣,也像在低檔盤整的股票,幾度眼看趨勢好轉,線圖向上,卻又突然下殺探底,不知何時才能止跌回升。現在回頭去看,很像在看別人的故事。

  我想「如何打一場乳房保衛戰」是我今生最大重要的課題,我必須學會好好愛自己,傾聽身體發出的警訊,而不是去壓抑各種不舒服的感受。如果我再不能好好愛護身體,珍惜老天爺給我的這三次「補考」,那我真的是白活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454105
  • 叢書系列:釀生活
  • 規格:平裝 / 152頁 / 14.8 x 21 x 1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Q:我明明沒有乳癌家族病史,為什麼會得乳癌?
 
A:任何一種癌症的發生、形成都是多重因素(multifactor)而非單一原因造成。乳癌也是一樣,已知的「可能」致癌因素很多,例如人類的免疫系統、環境荷爾蒙、環境毒素、年齡、有否生育、初經是否早於十二歲就開始等等,而「家族史」只是其中之一的因素,所以在了解癌症是「多重因素造成」的,也就可以了解大部分的乳癌病人是沒有家族史的。
 
家族史的乳癌類型,比較可能發生在「較年輕」的女性,同時是屬於「三陰性」類型的乳癌類型:動情激素陰性、黃體素接受體陰性、HER2陰性,三個陰性簡稱「三陰性乳癌」。
 
以下是一個真實的三陰性案例。美琴(假名)今年四十一歲,已婚,有二個孩子,都是女兒,她有四位姊妹(二個姊姊,二個妹妹)。今年初,她左乳房的不痛硬塊切片證實是第二期乳癌,她哭哭啼啼回家傷心地想著:大姐在美國幾年前也因為乳癌切除了一側乳房,還接受了化療,當時大姐才三十八歲。後來二姐在臺灣也被發現右側乳房有鈣化現象,經醫師建議作了切片,證實是癌前期,必須密切追蹤。
 
美琴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生在一個有乳癌家族史的家庭?那她的兩個女兒,以後是否也會得乳癌呢?
 
根據國內學者研究,在臺灣真正是因為BRCA基因突變,也就是所謂的「基因型遺傳性家族乳癌」的婦女,大約只有百分之五到八的機率(二○一九年資料)。
 
所以美琴家中姊妹有三人已經有乳癌病史,建議作抽血檢驗是否就是以上所述的BRCA基因突變家族遺傳性乳癌,而國內大部分的乳癌婦女,並非是有家族遺傳。
 
Q:停經前婦女若想保有生育功能,有什麼治療選項?
 
A:有配偶的病友,在開始化學治療之前,若先將生殖細胞如卵子或是受精的胚胎預先冷凍起來,待之後乳癌治療完成後,身體狀況合適生育的狀態下,再來解凍並植入胚胎,可為未來生育計畫保存機會。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1世紀的人生難題,線上解憂價,單本88折,二本8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楊牧紀念全集
  • 防癌抗老書展
  • 蓋亞人氣台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