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寬恕:是終點,還是起點?

寬恕:是終點,還是起點?

Forgiveness: An Exploration

  • 定價:480
  • 優惠價:79379
  • 優惠期限:2024年03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從911恐攻、伊拉克戰爭、烏克蘭戰爭再到以巴衝突 ,
仇恨的連鎖犧牲了上萬條人命。
寬恕會是無盡黑暗中的一線曙光嗎?
 
  我們每個人都被傷害過、也傷過人,
  需要被原諒,同樣也需要原諒他人。
 
  然而那些無法抹滅的意外傷害、暴力侵犯、甚至是蓄意謀殺,
  讓憎恨與原諒間的巨大鴻溝,難以跨越。
 
  對於那些造成我們永久傷痛的人,
  以及那些無法改變的歷史與集體暴力事件,
  我們能夠放下仇恨並寬恕嗎?
 
  →目睹以色列軍隊殺害巴勒斯坦孩子,巴桑.阿拉敏在十六歲時嘗試投擲手榴彈,轟炸以色列軍隊車隊。多年來飽受以色列軍隊殘暴折磨的他,最後總算一報血仇。他說:「我內心深深渴望報仇,於是加入解救城鎮災難的團體,雖然我們自稱是自由鬥士,但外界稱呼我們恐怖分子。」
 
  →蘿比.戴米里恩的兒子大衛在以色列軍隊擔任後備軍時,遭到巴勒斯坦籍狙擊手槍殺身亡,當政府派人到家中通知噩耗時,她說出:「請不要打著我兒子的名義尋仇報復。」
 
  →真.亞隆本來是為了保衛以色列加入以色列國防軍,數度參與對抗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圍攻後,他開始後悔加入國防軍,質疑他怎能自詡是一個關愛孩子的父親,卻不把巴勒斯坦的孩子當人看待。
 
  英國獨立出版商圖書獎(IPPY)時事類金獎記者、
  非營利組織「寬恕計畫」創辦人瑪琳娜.肯塔庫奇諾,
  深入調查、探索了複雜難解又扣人心絃的「寬恕」主題長達二十年,
  範圍涵蓋個人、團體、宗教、組織、社會,乃至國家;
  採訪了上百位需要「自我寬恕」以及「寬恕他人」的人們,並蒐羅他們的故事。
 
  這些人包括: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倖存者、目睹兒子被處以死刑的母親、
  被父親強暴的女孩以及意外害死自己的朋友、寵物和孩子的人……
 
  有些人憶起並直視內心傷痛,並且開啟寬恕與解決的可能。
  有些人為了復仇,而緊抓痛苦的記憶。
  有些人拒絕寬恕,導致身體生病且難以康復。
  有些人無法原諒自己,一輩子活在羞愧和罪惡感中。
 
  因而對於寬恕的體認也有千百種:
  寬恕不是原諒罪行,而是人性本質。
  寬恕不是一次性的行為,而是一個持續修復自我的過程。
  寬恕並不是忘記過去,而是摒棄那些傷害我們思想和生命的毒刺。
 
  透過這些悲傷而動人、真實又深刻的故事,糾結徘徊於原諒與憎恨間的人們,
  我們能夠更理解、思索「究竟什麼是寬恕」如何突破痛苦帶來的循環,
  以及最終,修補一顆破碎的心。

  本書獻給每一位曾經在寬恕他人或正在取得寬恕中掙扎的人們。

國際推薦
 
  「令人深刻難忘的一本書,文筆美妙,觀點非凡、分外動容。人人都需要原諒,而這本書網羅各種人物角色,講述別具意義的寬恕故事,鼓勵我們慢慢走向寬恕,是一本在讀者心中縈繞不去的書。」——亞歷山大.梅可.史密斯(Alexander McCall Smith),作家兼生物倫理學專家
 
  「現在正是這本精彩好書問世的關鍵時刻,畢竟我們目睹太多值得寬恕的事發生。寬恕的複雜方法、意義、促成改變的動力,都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最重要的是這本書也帶我們了解,寬恕能預防人們不再重蹈覆轍罪不可赦的惡行,讓人從仇恨中重獲自由。」——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奧斯卡與金球獎影后
 
  「溫柔、重要而且很美,這本書傳達了我們是如何被仇恨所束縛,以及如何掙脫束縛。」——蓋文.法蘭西斯(Gavin Francis),《變形記》(Shapeshifters)、《帶著人體地圖探險去》(Adventures in Human Being)作者
 
  「一場對於人生必經難題的睿智省思。」——理查.哈洛威(Richard Holloway),《宗教的40堂公開課》(A Little History of Religion)作者、前任愛丁堡主教
 
  「所有人都曾經受傷,也曾經傷人,這本意義深遠的書就是對所有人的喊話。作者語氣堅定誠實,強調寬恕勉強不來,卻同時充滿希望,邀請讀者看見人類選擇寬恕立場所帶來的潛能,不僅能為我們帶來希望,也讓人獲得跳脫仇恨的自由。任何對人性殘酷和苦難深感興趣的人都該一讀,這本書將會開拓你的視野。」——關.亞德歇(Gwen Adshead),《你認識的惡魔》(The Devil You Know)作者
 
  「這部既撫慰又振奮人心的著作句句道出寬恕的真相……既發人深省,又充滿希望。」——瓊恩.斯諾(Jon Snow),電視節目主持人
 
  「寬恕擁有廣大浩瀚的光譜……光譜一端是遊樂場上的小吵鬧,光譜另一端卻是種族大屠殺,偏偏無論哪種情境,都只能套用這兩個字。」——茱莉.尼科爾森(Julie Nicholson),作家
 
  「瑪琳娜.肯塔庫奇諾的寬恕著作旨意不是說服,而是一種調查。她運用記者技能進行觀察與提問、反思每一則故事,提出個人見解,卻不給出單一答案。她擴音放大我們不想聽見卻極需傾聽的故事,提供真實又雋永的人類傳統智慧:究竟該如何挺過我們以為撐不過的難關。我已經追蹤她的事業多年,這本傑作精彩就是她潛心鑽研寬恕主題長達數十年的探索,探究寬恕的複雜本質和恩賜。」——帕德雷格.歐湯姆(Pádraig Ó Tuama),詩人
 
  「這本書最不得了的就是關於人類情感的描寫和貼近人性,書中到處可見深刻見解,講解錯綜複雜的寬恕,以及寬恕的寬廣意義、問題、優點。每一頁都散發瑪琳娜二十年來抱持著同理心探索寬恕的好奇心。相信放下這本書後,幾乎每個人都會感受到其中的同理心和激發內在好奇,展現出人性的溫暖和智慧。」——史蒂芬.切里(Stephen Cherry),劍橋大學國王學院院長
 
  「這本作品在這個世代意義深遠,我鼓勵大家莫再遲疑,趕快拿起來讀一讀。寬恕是什麼?寬恕是執行起來困難卻有其必要的任務,錯綜複雜卻顯而易見,痛苦同時卻帶來希望。本書內容引人入勝,說服力道強悍,充滿同情心,逼得你不得不檢視你與自己、與他人、與世界的關係,可說是一本意義重大,又意境美好的書。」——泰莎.麥可瓦特(Tessa McWatt),《以我為恥》(Shame on Me)作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瑪琳娜.肯塔庫奇諾(Marina Cantacuzino)

 
  英國獨立出版商圖書獎(IPPY)時事類金獎記者、非營利組織「寬恕計畫」創辦人,也是作家及說故事的人。著有《寬恕:是終點,還是起點?》、《寬恕的修復力量》。詳細介紹請見:www.theforgivenessproject.com
 
譯者簡介

張家綺

 
  畢業於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英國新堡大學筆譯研究所,現任專職譯者。與三采合作譯作包括《為什麼男人想狩獵,女人愛挑選》。
 
 

目錄

推薦
 
作者序:仇恨、自由與惻隱之心
 
第一章:雜亂無章的寬恕
寬恕複雜且變化多端,過程並非一蹴可幾。
 
第二章:寬恕的黑暗面
寬恕是把雙面刃,陰險且狡猾。
 
第三章:寬恕的孤獨
我們有報復的本能,但也有原諒的天性。
 
第四章:人際關係的潤滑油
所有關係都需要互相諒解才得以維繫
 
第五章:發自內心的寬恕
自我寬恕,並與自己和解
 
第六章:國家的集體寬恕
面對不可逆轉的歷史,寬恕是唯一解藥。
 
第七章:難以啟齒的愧疚之情
真正達成和解的唯一方法,是坦承並接受沉痛的過往。
 
第八章:擊潰仇恨
寬恕是一種超越對錯的概念
 
第九章:面對仇敵
即使寬恕,失去所帶來的痛苦仍然可能難以擺脫。
 
第十章:卸下束縛
寬恕並非原諒某種行為,而是原諒人類與生俱來的不完美。
 
第十一章:寬恕的機制
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結語
致謝
附錄
 
 

作者序

仇恨、自由與惻隱之心

 
  「故事就是價值的秘密寶庫:改變個人與國家訴說並奉行的故事,你就改變了個人與國家。」——奈及利亞詩人  班.歐克里(Ben Okri)
 
  ***
 
  威爾瑪.德克森(Wilma Derksen)再清楚不過成為家喻戶曉的寬恕代言人感受如何,她因為原諒女兒的殺手備受讚譽,卻也遭受惡意詆毀。正因為她沒有掙扎就接受了這場定義她也消耗她的悲劇,媒體為她貼上「寬厚仁慈之聲」的標籤,而這三十六年來,她不得不面對無情公審。
 
  許多人都很難理解,為何威爾瑪和丈夫克里夫決定原諒奪走女兒性命的男人,更別說一九八五年冰寒刺骨的一月天,在加拿大溫尼伯(Winnipeg)的某個儲物棚中,尋獲渾身綑綁、冰冷僵硬的十三歲女兒坎達絲遺體之後沒幾個鐘頭,他們就鬆口原諒兇手。
 
  坎達絲.德克森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人間蒸發,歷經長達七週的搜尋,當地人覺得她的命案既貼近又真實。我在二〇一三年某次造訪加拿大時,特別安排和這對父母見面,雖然結案已近三十年,這個故事仍深植許多當地人的腦海,原因之一就是六年前遭到定罪的兇手近期上訴重審刑期。我受邀到德克森家共進晚餐,當天也來了兩位和這對夫妻同為門諾派教徒的老友,餐桌對話圍繞著那年十月提早降臨溫尼伯的低溫、我這次專程來加拿大進行的邱吉爾紀念協會(Winston Churchill Memorial Fellowship)研究,以及著作豐富的作家兼記者威爾瑪近期的出版作品。
 
  餐後威爾瑪帶我來到他們的客廳,在她的作品及家族合照的環繞下,娓娓道來他們選擇原諒女兒殺手的理由。
 
  「這個決定其實很容易。」威爾瑪解釋。尋獲坎達絲遺體的當天,許多朋友鄰居帶著食物和禮物上門,在那幾個鐘頭短暫撫慰了這對家長和另兩個孩子的心靈,並為他們提供一層關懷的防護罩,抵擋這場震驚消息。稍後大多朋友都離開後,屋外忽地傳來一聲敲門聲,一個全身漆黑的陌生人站在德克森家門前,聲稱在報紙上讀到這場悲劇,於是想主動提供協助。他還表示自己也是在謀殺案中痛失孩子的家長,特別來警告他們即將踏入一個陌生又可怕的世界,並一一列出女兒逝世後他失去的全部。他說他不僅失去自己的健康、人際關係、專注力、工作的能力,就連寶貝女兒的回憶都一併遺失,因為謀殺案的故事深深烙印在腦海,已經沒空間容納其他東西。
 
  這名陌生人突然現身家門就是一種無聲邀請,請這一對在謀殺案中痛失愛女、心碎沉痛的父母加入失親行列。可是威爾瑪和克里夫決心不加入,只差沒安慰起眼前這名陌生男子,禮貌客氣地聽他說完話後送客。「他造訪我們家就像是一記當頭棒喝,」威爾瑪說:「我們才剛經歷失去女兒的巨大沉痛,現在甚至可能失去一切。」
 
  這就是寬恕變成德克森家救命稻草的原因:因為他們害怕這就是「不寬恕」的後果,於是刻意下了這個決定。親眼見證慘澹未來的夫妻倆當晚睡前立下重誓,承諾自己絕對不走同一條路,於是試著原諒那個毀了自己人生的人,即使當下他們根本還不知道痛下殺手的人是誰。
 
  你可能以為他們是門諾派教徒,本來就秉持著寬恕的信念,但其實我遇過不少門諾派、貴格派、各種基督教分支教徒,碰到這種情況他們卻絕對不可能選擇原諒。所以寬恕無關信仰,而是兩個痛失愛女的父母在得知謀殺真相的當晚有意識的選擇。眼見前景黯淡,他們決定了,原諒是唯一可以選擇、讓他們從痛苦人生中釋放的道路。苦痛一直都是寬恕最主要的原動力。
 
  接下來的幾個月和幾年間,他們證實了原諒女兒的殺人兇手,正是失親後跳脫無限陷阱和創傷困境的有效方法,可是這過程卻一點也不簡單。「我從沒想過寬恕這兩個字在接踵而來的三十七年竟會如影隨形,戳刺我、引導我、療癒我、標籤我、開悟我、囚禁我、釋放我,並且定義我。」威爾瑪說。選擇原諒女兒的殺人兇手後,她得面對形形色色可想而知的批評聲浪。「打從一開始我就公開坦承我希望原諒對方,可是在我加入謀殺案生還家庭組織(Family Survivors of Homicide)後,他們卻勸我別再使用『寬恕』這兩個字,因為他們看得出寬恕的危險。某方面來說,這對我不失是件好事,因為如此一來就能逼身為門諾派教徒的我跳脫宗教術語,更真實地去寬恕。寬恕很難,需要使出強大力量,也常常遭人誤解,有時真的是想像不到的艱鉅。甚至有人說如果我們原諒兇手,就代表我們不愛坎達絲。」
 
  聽著他人痛失至親的故事時,我發現傷痛不會有終點。也許你可以學習堅強面對,可是一路上仍可能發生某些事,將你一把推落巨坑,而你得自己想辦法再次爬出那個坑,再說障礙各異,有的人可能因為加害者毫無悔意而受到二次傷害;有的可能因為至親不諒解他們為何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原諒,甚至覺得這麼做很屈辱,因而排擠他們;有的人則得和永無止盡、懸而未決的兇殺案周旋。承諾會解決案子、卻奪走希望的司法制度,這幾年來不斷讓德克森一家沮喪失望。
 
  直到二〇〇七年,警方才總算逮到嫌疑犯。擁有一長串犯罪紀錄的馬克.艾德華.格蘭特(Mark Edward Grant),因為一枚相符的DNA比對,獲判一級謀殺罪。坎達絲遺體尋獲屆滿二十六年時,法院展開這場兇殺案審判,並當機立斷宣判被告二級謀殺罪。得知結果時,德克森家鬆了一口氣,女兒的案件終於有個交代,而這個危險男人也不再逍遙法外,現在他們總算可以鬆一口氣。即使多年前早已選擇原諒,當時卻沒有他們可以實際原諒的對象,兇手只是一種抽象概念。威爾瑪形容這就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在不確定的混亂之中保持平心靜氣。如今他們可以望入兇手雙眼,確切知道殺了自己女兒的人是誰,而他們當初又決定原諒什麼樣的人。
 
  接下來發生的事對德克森家來說,肯定又是一大折磨。二〇一三年十月,我離開溫尼伯後不久,曼尼托巴省上訴法院(Manitoba Court of Appeal)推翻了格蘭特的定罪,理由是審判法官鑄下錯誤,當初並未給予辯方上呈證據的機會,並指出殺手另有其人的可能。後來審判再次上訴,但加拿大最高法院仍維持上訴法院的審判結果。二〇一七年,本案在坎達絲遺體尋獲的三十二週年前夕重審,法官認定格蘭特無罪,採納辯方聲稱起訴案提出的DNA證據「謬誤」的說法。格蘭特最後獲得釋放,意思是坎達絲.德克森的謀殺案又回到懸而未決的狀態。
 
  你或許會以為這一切發展讓德克森家備受考驗,但情況絕非如此。也許是因為這對父母早就選擇原諒,得知殺害女兒的嫌疑犯身分前已下此決定,因此即使案子未獲解決,他們也沒有大受打擊。事實上恰恰相反,懷疑與不確定似乎是很好的緩衝墊。威爾瑪後來告訴我,格蘭特獲判無罪時,她內心湧上一股自由感受,彷彿總算卸下一直以來不知自己肩負的重擔。她還說,當她開始想像自己再也不必繼續回答有關該名定罪罪犯的問題,內心更是輕鬆。「也許這是一種新型態的正義……別具詩意的正義。」她思忖。
 
  這麼多年來我聽過數不清的故事,然而威爾瑪的故事始終在我心頭縈繞不去,也許是儘管面臨無數障礙,她寬恕的決心依舊毫不動搖。對威爾瑪來說,寬恕仍是一種不斷更新、持續進行的任務,也是一種在不同時期以不同形式存在的心理狀態。即便有時她沒有力氣,無法真正寬恕,但她還是不斷嘗試,她認為寬恕就是一顆她追尋的「北極星」,也是安撫平復她心靈的「經文」。
 
  進行寬恕計畫工作時,我遇過許多傷痛欲絕、傷痕累累的人,並且都在下定決心放手原諒時慢慢療傷。但我也遇過儘管選擇不仇恨報復,也不見得能在寬恕中復原的人。事實上,是否選擇寬恕不是重點,真正重要的是受傷的人能否從無法改變的事實中重拾平靜,並自知要是不遏止仇恨,仇恨最終就可能侵蝕你的心靈。
 
  ***
 
  自二〇〇三年起,為我個人的新聞報導專案網羅搜集寬恕故事,最早訪問的其中一人就是北愛爾蘭UVF(阿爾斯特志願軍,全名「Ulster Volunteer Force」)準軍事組織成員,艾里斯特.李托(Alistair Little)。艾里斯特清楚表明,他不想參與任何強迫深受傷害的人去原諒的寬恕專案,因為這只會讓受害者承受更沉重的負擔。我們在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社區中心初次見面時,沒幾分鐘他已經告訴我:「我曾遇過始終無法原諒的人,但他們並沒有因為過去發生的事而喪失行為能力。不原諒只象徵他們也是凡人,而創傷嚴重到無法修復罷了,請問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告訴他們應該原諒?」
 
  艾里斯特始終無法原諒自己加入派別暴力行動,奪走了另一個男人的生命。他的故事絕非非比尋常,七〇年代還是小男孩的他在貝爾法斯特戰火延綿的街頭長大,為了替朋友慘遭愛爾蘭共和軍謀殺的父親報仇,在十四歲那年加入UVF。他告訴我:「十七歲那年,我走進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家中,舉槍射殺他,而且這是我主動要求的。」在貝爾法斯特的朗格甚(Lang Kesh)及H區(H-Blocks)監獄服刑期間,他總算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坐牢期間也開始思索敵人承受的痛苦。
 
  監禁歲月度日如年,沉痛不堪,他說:「我為此付出龐大代價,過著寂寞孤單、離群索居的生活,但我後來發現使用暴力的人只會從某個角度看待事情,我自己也是。他們沒想過,動用暴力就等於鼓勵對方仇恨報復,最後深陷沒完沒了的暴力循環。」
 
  三十歲那年出獄後,協助敵對的兩方建立橋梁、防治衝突分派場景激化,便漸漸成了艾里斯特的人生志業。《耶穌受難記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為北愛爾蘭帶來不完美的和平,那之後他就孜孜不倦為了和平貢獻心力,踏遍世界各地,協助人們建立和平。艾里斯特經常一副緊張煩躁的樣子,卻為人坦率,每次介紹新朋友認識,他都讓對方驚豔連連。他的誠懇讓人卸下防備,而他的悔意也是大家眼見為憑。此外,他與寬恕之間動蕩不安的關係(部分是因為他從不覺得自己值得寬恕)幫助我釐清難以歸類的寬恕題材。
 
  對我而言,與艾里斯特的相遇就是決定性關鍵,那個當下我明白了,我所搜集的故事必須闡述這個複雜主題的各種層面,說明寬恕的不同可能,及其是怎麼用來當作泯滅仇恨的終極另類選擇。我也知道我的主要聚焦要是探索寬恕的輪廓,而不是試圖鼓吹、說服、要求人們相信寬恕是唯一選項。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把寬恕當作所有痛苦的萬靈丹,絕非為了療傷「不得不」服用的一帖良藥,也不是擺脫內心惡魔的不二法門。在緊接著進行寬恕計畫的這幾年,這個頓悟在我內心逐漸蔓延擴大,因為我深信不疑無論你相信什麼,信仰轉換是一件危險的事。理由很簡單,要是一道光耀眼奪目到令人睜不開眼,就失去開示啟發的作用,只讓人變得目不可視。
 
  和艾里斯特.李托初次見面時,寬恕主題為何讓我如此著迷,就連我自己也說不出來,當然也不知道努力搜集籌劃的故事能做什麼。對於那個階段的我來說,寬恕計畫只是我個人對二〇〇三年布希/布萊爾攻打伊拉克的憤怒回擊,身為記者的我想在當時攻占頭條、瀰漫著挑釁好戰、以牙還牙、加倍奉還的語言中,創造出一種相反論調。我深信轟炸無辜老百姓只會加劇怨恨力道,而我們越是去壓制對方,對方就越可能重振士氣,更強悍堅定地起身回擊。
 
  受傷的人選擇寬恕當作回應的做法讓我深感興趣,因為比起鐵石心腸的人,溫和的人向來更吸引我,脆弱又比堅強有意思。我一直相信這世界上罪大惡極的人少之又少,希望以記者身分彙整出一部故事集,向世人展示受害者和倖存者的療傷過程,讓他們向大家展現自己的力量和傷痛。我想讓大眾聽見不同人的聲音,希望大家能近距離見證他們療癒創傷的經驗。我想將受害者故事與暴力加害者轉型和平使者的故事並列比對。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都讀到這些故事,藉此揭露寬恕既混亂危險又勇敢堅毅的真實敘述。
 
  最後,多虧兩名女性的實質行動及資金贊助「仇(寬)恨(恕)兩個字(The F Word)」展覽:社會運動家兼美體小舖的創辦人安妮塔.羅迪克女爵士(Dame Anita Roddick)、福斯特公關公司(Forster Communications)創辦人兼執行長,吉莉.福斯特(Jilly Forster),艾里斯特.李托的故事才得以於二〇〇四年一月倫敦南岸的OXO藝廊亮相。艾里斯特的大型肖像及一旁的八百字證言邊,就掛著帕特里克.馬吉(Patrick Magee)的肖像和證言。馬吉曾是愛爾蘭共和軍運動人士,當時是人人皆知的布萊頓炸彈客,並在一九八四年保守黨舉行會議的布萊頓格蘭德酒店(Grand Hotel)中埋下炸彈,導致五人遇害,而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女兒喬.貝里(Jo Berry)肖像則擺在他身旁。他們肖像的正對面牆上亦展示許多世界各地的修復故事,展覽的概念是向世人展示他們是怎麼和平解決事端,與其衝突仇恨、妖魔化敵人,他們將對方視為凡人,雖然這個概念不太尋常,卻也不是史無前例。許多掛在藝廊牆上的肖像主人親自參加「仇(寬)恨(恕)兩個字」展覽開幕儀式,事後都表示這段相處時光讓他們共同療癒修復。
 
  這場展覽不可思議地空前大成功,吸引廣大媒體關注及上萬觀展群眾。令人心痛的伊拉克戰爭結束後,充滿希望的論述似乎探入大家內心的深層需求,在這充滿仇恨的世界中找到人性。所以為了因應人們希望運用這些故事當作和平手段的廣大要求,幾個月後我成立了寬恕計畫慈善機構,擴大落實和平推廣。寬恕計畫至今仍與具有實際經驗的人合作,目標是認識療傷、重建、回歸人性,更尤其援助受害者/倖存者及昔日罪犯,探索受傷與創傷後如何重建人生。這幾年間,諸如此類的「修復式敘事」確實能夠改變生命,不僅協助個人面對自己人生的問題,亦有助於重建寬容、希望、同理心的社會氛圍。
 
  打從一開始,我為寬恕計畫設定的目標就是一種提問,而不是說服,我們提供的是協助,不是萬靈丹。我想透過這本書提煉濃縮個人觀點及我學習到的寬恕,書中包含許多真人真事,故事主人的寬恕或獲得寬恕的經驗都是我不曾有過的,而他們的視角見解也能夠幫助及點醒他人。訪談對象與我分享個人實際經驗,而我從他們口中搜集到的「人類容忍邊緣」故事後,我去蕪存菁,保留這個複雜主題的精髓重點,希望可以藉此探索寬恕、發人省思,或許甚至提供解答。
 
  我不是學術界人士,不是哲學家,不是心理學家,更不是神學家,我只是一名文字工作者,整合匯集他人故事,深思熟慮寬恕的含意、價值及極限後,迫不及待想和大家分享我所學到的東西。
 
  「故事就是將私領域和個人經歷轉譯為公眾經驗的一座橋梁。」德國出生的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於一九五八年寫道。我相信寬恕計畫搜集分享的故事不僅是第一人稱的主觀證詞,反而是一種跨越個人疆域、形塑社群的集體記憶,進而重塑人們觀看世界的角度。
 
  ***
 
  市面上有不少分析寬恕意義的書籍,但並非所有學者都所見略同,為寬恕得出統一定義。選擇去寬恕他人或曾經獲得原諒的人,寬恕的表現更是千百種。我之所以將展覽取名為「仇(寬)恨(恕)二字」,就是為了反映寬恕並不擁有單一定義。眼見有這麼多繁複晦澀又不盡理想的寬恕定義,學術人士佛雷德利.魯斯金博士(Fred Luskin)舉手投降,我甚至聽他說之後不會再使用「寬恕」,而是改用「自由」二字。
 
  我偏好讓故事自己說話,但若硬要我給出一個有關寬恕的定義,有時我也會用引述魯斯金的說法,另外再稍微錦上添花一番。對我來說,寬恕的意義就是與自己改變不了的人事物和解,進而療癒心靈傷痛、卸下仇恨重擔及報復欲望。但寬恕不是只有接納和放手那麼簡單,因為原諒還需要運用一種帶有人性的終極原料,那就是給予傷害你的人某種程度的同情或同理心,哪怕只有一丁點都好。而這真的不簡單,因為當你想到威爾瑪和克里夫的故事,大多人恐怕都無法想像,面對這個禽獸不如殘害女兒的殺手,這對夫妻是怎麼對他產生惻隱之心。
 
  正在反覆思忖這件事時,我聽見兩位女兒遭到謀害的母親米娜.斯莫爾曼(Mina Smallman)參加英國廣播電台的《今日》(Today),並在節目中聊到寬恕。那天是二〇二二年元旦,她受邀擔任該晨間節目的客座主編,講到寬恕時斯莫爾曼的話語在在挑戰我個人的信念,我本來相信的是我們得對傷害自己的人付出一絲惻隱之心或同理心,才可能寬恕。然而談及她是如何原諒女兒的殺人兇手時,她卻說:「寬恕倒不是要你真的去同情對方,而是內心不再醞釀怒氣和挫敗情緒、不再顧慮對方,繼續過自己的日子。」
 
  在這裡,斯莫爾曼清楚表明,寬恕其實不需要同情心,然而在同一場訪談中,她也說了她很感激自己有基督教信仰,因為她的信仰幫助她「原諒這個年輕人」。這裡她用了一個不一樣的字眼,與其稱呼對方魔鬼、怪物,她稱兇手為「年輕人」。我們可以從這幾個字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她把兇手當作和自己一樣的普通人,而這,就是我所說的「一絲惻隱之心」。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582088
  • 叢書系列:FOCUS
  • 規格:平裝 / 432頁 / 14.8 x 21 x 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雜亂無章的寬恕
 
「寬恕擁有廣大浩瀚的光譜……光譜一端是遊樂場上的小吵鬧,光譜另一端卻是種族大屠殺,偏偏無論哪種情境,都只能套用這兩個字。」——作家茱莉.尼科爾森(Julie Nicholson)
 
***
 
關於寬恕的描述,我最喜歡的莫過於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的名言,意思大概如下:「寬恕就像紫羅蘭,把它的香氣留在那踩扁它的腳踝上。」之所以喜歡這句話是因為它道出了寬恕的雜亂無章,雖然寬恕是傷害破壞的產物,卻也可能是療傷良藥。部分倡導寬恕的人看不見寬恕的繁複層次,一昧鼓吹寬恕是近乎萬無一失、單一簡化的療法,可以治癒個人與社會的傷口,可想而知這種定位可能讓人產生誤會。
 
寬恕的範圍富有彈性、可隨情況調整變化,不是一種人人適用的萬用款,也不是某次遭到輕忽冒犯後寬宏大量的單一舉動,而是人類持續修復自我破碎的進程。某些時候寬恕也許易如反掌,某些時候怎樣就是無法原諒。寬恕具有流動性,變化多端,跟所有嘗試描述寬恕的定義一樣。在我搜集網羅的故事當中,寬恕可以濃縮成一種能量,具有轉化力量卻令人心神不安、撫慰人心卻又沮喪。它具有減緩疼痛的力量,同時也可能讓人刺痛。寬恕可為憂傷帶來意義,也可能讓人困惑不解,既是矛盾對立,也清澈透明。
 
當我們相信自己是對的,表明自身立場、製造對立敘述,憤怒和辯解就會產生。但要是我們接受自己不是全盤皆知,我們的動機也不再是不計代價絕對要「贏」,那麼我們就能夠建立信任感。我看見寬恕與「不知」之間存在一種深遠連結,意思是我們願意擁抱矛盾和不確定。
 
「寬恕並不是原諒某種行為,而是原諒人類與生俱來的不完美。」我和薩曼莎.勞勒(Samantha Lawler)在明尼亞波里斯(Minneapolis)市政中心準備一場寬恕論壇活動時,她這麼說。這是我初次與薩曼莎見面,那天下午她向我敘述十八歲那年,父親在佛州羅德岱堡(Fort Lauderdale)自家勒斃母親的故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1世紀的人生難題,線上解憂價,單本88折,二本8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參考書_滿額折百(2/19-2/26)
  • 知識書展
  • Smart智富暢銷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