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5

3.4 超理智型

超理智行為比較難察覺或做為判斷組織是否健全的一項評量。那是因為超理智者設法以理性為屏障,隱藏本身低落的自尊。其實,超理智者就像童話《綠野仙蹤》(Wizard of Oz)的情節一樣在強調說:「別注意躲在簾子後面的人。」事實上,超理智者根本不注意有沒有人,不管是幕前或幕後的人。超理智者就像駝鳥一樣,似乎在(無意識地)表達:「如果我看不到你,你就看不到我。」

以下是超理智者設法因應前述三種情況時的常見方式:

※ 當程式設計師開會遲到時,經理人會說:「《Peopleware》作者DeMarco和Lister認為,開會遲到率高達30%時,效率就會降低。」(其實,這二位權威人士並沒有這樣說,但是超理智者會依據主題引述權威人士所言,不管專家是否曾那樣說。)

※ 經理人要求程式設計師自願去面試應徵職務者時,程式設計師會說:「由專業人士召集小組處理面試事宜,這樣做總是比較好。如果這類小組運用一套標準心理工具並依據與職務要求之相關職級來評定成績,這樣做就再好不過。」(這裏提到一些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卻不知是何方神聖所訂下的「規則」。或許,這些規則出自石刻板、來自天語或神的啟示。)

※ 當行銷經理向軟體工程經理詢問有關修改軟體需求的可能性時,軟體工程經理會:(眼睛不看行銷經理卻看著遠方──或許在尋求神的啟示。什麼話也沒說,也不以任何可看出的方式承認這項要求。)

當你的溝通對象會受到正確性、適當性、權威和深奧思想所威脅時,超理智型的態度是一個很好的掩飾。超理智型者其實在說:「這就是一切,你跟我什麼也不是。」

沒錯,當我懷疑自己時,我寧可相信世上有人知道絕對的真理。有時候,超理智者說的沒錯,但只不過是湊巧罷了。你要知道,就算聖賢也會出錯,所以我們可以藉此做為判斷功能失常組織的一項指標:從有多少組織成員認定組織內部有摩西再世,能帶領他們到許諾之地,就能知道組織功能失常的程度。畢竟,摩西再世這種事根本不存在,這只不過是查爾登.希斯頓(Charlton Heston)扮演的角色罷了。

3.5 愛或恨型

從關照全局的觀點來看,愛或恨的關係有著同樣的結構:都將情境完全排除在外。戀人在相愛時,眼裏只有彼此,不共戴天的仇人被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決鬥裏時,眼裏也只有對方。在這種情況下,缺乏對情境的關注就會對個人帶來危險。戀人們手牽著手過街,彼此深情望著對方,所以沒看到燈號已經變成紅燈或垃圾車正以四十哩時速衝向他們。彼此憎恨者在會議中有意讓對方難堪,所以沒有注意到這樣做也讓自己在主管面前出糗。

以下是關愛者設法因應前述三種情況時的常見方式:

※ 當經理人相當偏愛的程式設計師開會遲到時,經理人會說:「莎拉,我很高興妳可以來開會。我們真的需要聽聽妳的意見。」(其他與會者知道,如果他們遲到了,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

※ 當程式設計師偏愛的經理人要求他自願去面試應徵職務者時,程式設計師會說:「威爾,當然沒問題。」(程式設計師為了答應此事,只好擱置原本答應在那個時間要做的另外二件事,其實他根本對於面試應徵者這件事一無所知。)

※ 當軟體工程經理偏愛的行銷經理向其詢問有關修改軟體需求的可能性時,軟體工程經理會說:「沒問題,琳恩。你還需要什麼嗎?」(軟體工程經理根本從未考慮過這項要求有多麼不合理或多麼不重要。)

這些反應聽起來有一點討好的意味,不過跟討好者的主要差異在於,關愛者針對的是同一個人,而不是針對別人。戀人從來不會抱怨,他們看著愛慕的對象並呼喚對方的名字。相反地,討好者會抱怨也會哭訴,況且他們很少直呼對方的名字,也從來不跟對方眼神交會。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憎恨者設法因應前述三種情況的常見方式:

※ 當經理人討厭的程式設計師開會遲到時,經理人會說:「貝蒂,我很高興妳終於來開會了。妳很不巧地錯過發言機會囉。」(其他與會者聽到經理人語帶諷刺,大家都畏畏縮縮。其實貝蒂只不過遲到一分鐘,會議又還沒開始,經理人這樣說實在沒道理。後來,遲到十分鐘的喬治進來時,經理人只是微笑卻什麼也沒說。)

※ 當程式設計師討厭的經理人要求他自願去面試應徵職務者時,程式設計師會說:「你走開!我要獨處一下!」(其實,程式設計師想練習面試技能並在此次應徵事宜上發揮影響力,但是他不想錯過攻擊經理人的機會。)

※ 當軟體工程經理討厭的行銷經理向其詢問有關修改軟體需求的可能性時,軟體工程經理會說:「想都別想!」(軟體工程經理從未考慮過這項要求有多麼合理或多麼重要。)

如果你沒有注意到上述反應總是針對同一個人,就可能將這些反應跟指責型的反應混為一談。指責者會把壞事怪罪到大家身上(卻不責怪自己);但是,憎恨者不會怪罪大家,他們心知肚明事情該由誰負責。

其實,愛或恨型的態度要表達的是:「這根本不算什麼,你跟我才是老大。」從某些方面來看,這種做法讓愛與恨型的態度剛好跟超理智型的態度恰恰相反。雖然超理智型人士徹底信奉抽象概念的力量,但是愛與恨型人士卻完全相信對方的力量(不管這股力量是正面或負面)。反正,愛慕的對象做什麼事都對,憎恨的對象做什麼事都不對。

因為愛與恨的關係如此遠離世俗,所以要長久維持如此深刻的愛意和恨意並不容易,因為危險不久就會發生。由於他們眼裏只有對方的存在,當關係有所改變時,愛慕對象與憎恨對象的角色就會互換。我用以下這個故事來說明此事。

艾瑪是一項大型軟體專案的專案經理,查爾斯是幫這項專案設計並建置作業環境的承包商。查爾斯創辦的這家軟體承包公司有七個人。艾瑪是一名單親媽媽,獨自撫養三名小孩,小孩如今都已長大成人。查爾斯單身,現年二十七歲,他雖然害羞卻很有魅力。就在這項專案進行二個多月時,大家都發現艾瑪相當愛慕查爾斯,但查爾斯卻毫不知情。雖然查爾斯很聰明也有高超的專業技術,但他有時候會做出不當決定對專案不利,不過艾瑪總是力挺他到底。

大概就在專案進行五個月時,艾瑪和查爾斯一起出差拜訪供應商,當天晚上艾瑪穿著晚禮服到查爾斯住的汽車旅館房間找他,想要引誘他,結果卻被拒絕。隔天早上,艾瑪對查爾斯由愛轉恨。二週內,艾瑪就單方面取消跟查爾斯公司的合約,即使這樣做會讓公司支付可觀的賠償金,而且專案必須重頭來一次,她還是執意而為。

以這個例子來看,原先愛慕的對象變成敵人。不過比較罕見的情況是,敵人變成摯友。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種關係對於軟體的品質都沒有太多貢獻。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