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內容連載 頁數 1/11
第六章 動力

上完星期六的課後,艾力克搭上擁擠的80號公車,正要回家。那些女孩已經停止尖叫;艾力克的名人光環已褪去。他花很多時間一個人讀《尤里西斯》。

「嗨,你好嗎?」

艾力克抬起頭來,用道地美國腔和他打招呼的是一個長髮及肩、戴著髮圈的韓國女孩。他在南山看過她,也知道她住在和他同一社區,不過自離開明尼蘇達後,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他那麼熟悉的腔調講話。

「我叫珍妮。」她的聲音低沉,臉上常是面無表情,不過一笑整張臉就亮起來了。艾力克也對她微笑。

「為什麼妳的英文這麼好?」

珍妮笑了,她解釋,雖然她出生在韓國,但她小時候住過內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和賓州的匹茲堡。童年時期大多在美國心臟地帶度過,所以有這樣的腔調。但她念中學時,又舉家搬回韓國。回到韓國對她來說是段痛苦難忘的經歷,所以她完全能體會艾力克的感受。

「一開始我簡直不能相信那麼多人在上課時睡覺」她表示。「但是很快我就跟著睡了。」

在美國時,珍妮上游泳課、彈大提琴,通常十點前就上床睡覺了。到了韓國,她就跟所有她認識的同學一樣,得上補習班,幾乎每晚都念到超過十二點。珍妮就是研究人員稱為「同儕效應」的活生生例子:她會因為身邊的朋友不同,而有不一樣的表現。

「在這裡我就是覺得自己需要用功,因為我所有朋友都很用功。」

艾力克和珍妮一路聊到住家前。能有一個真正的韓國人證實他的想法,他頓時安心不少。他並非只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白人少年;事實上,以客觀的角度看,韓國高中還是糟透了。他們都同意這點。

「兩個國家的小孩子是一樣的。」珍妮表示。「他們就是小孩子啊!只是被帶大的方式不一樣。韓國孩子有種東西,那種東西驅使他們努力用功。」

而現在珍妮也有了那股驅力。她在南山高中二年級,大約四百名同學中排名第二十七。她現在為自己訂的標準和在美國時不同。「我的成績要更好才行。我後悔今年沒有用功一點。」她邊搖頭邊跟艾力克說。儘管她的成績已經很好了,她看起真的很難過。艾力克很是疑惑,就好像聽一位奧林匹克游泳選手抱怨自己身材走樣。珍妮在班上排名前百分之十,但這樣還不夠。他這才了解,韓國學生對於讀書這件事的受虐狂傾向讓他們凝聚在一起,他們藉由苛責自己,鞭策自己繼續向前。
11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