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內容連載 頁數 3/6
至於叢林裡可能遇到的危險,毒蛇名列危險清單的榜首。他說矛頭蛇在這一帶稱為「黃顎」(barba amarilla)。爬蟲學家認為牠是最可怕的蝮蛇,在美洲大陸造成的死亡人數比其他蛇類還多。牠在夜間出沒,深受人類及活動的吸引,攻擊性強,敏感易怒,行動迅速。據觀察,牠的毒牙噴出的毒液可逾六英尺,連最厚的皮靴也能咬破。有時牠會襲擊,接著追擊,再襲擊。襲擊時,牠通常會往上跳,攻擊膝蓋以上的部位。毒液有致命的效果,即使你沒有因腦出血而暴斃,之後也可能因敗血症而喪生。即使你大難不死,毒素也會使組織壞死,遭到攻擊的肢體通常必須截肢。伍迪說,直升機在夜裡或天候不佳時無法飛入我們前進的地區。萬一被毒蛇咬傷,可能要拖好幾天才能送醫。他叫我們隨時都要穿著克維拉防蛇鞋罩(Kevlar snake gaiters),尤其是夜裡起床小解的時候。他提醒我們,在叢林裡一定要先踩在原木上,然後再下來,絕對不要踩進視線看不見的地方。他的朋友史蒂夫‧蘭金(Steve Rankin)就是因為誤踩進看不見的死角而被毒蛇咬傷。蘭金是電視節目《荒野求生祕技》(Man vs. Wild)的製作人,他們去哥斯大黎加為節目偵察拍攝地點時,遇到毒蛇襲擊。蘭金穿了防蛇鞋罩,但躲在原木另一邊的矛頭蛇攻擊了沒有防護的靴子。毒牙咬穿皮革時,就像咬穿奶油一樣容易。「結果變這樣。」伍迪掏出iPhone讓我們傳閱,手機螢幕上是蘭金的腳開刀時的恐怖模樣。即使注射了抗毒血清,那隻腳依然壞死了,死肉必須清創到肌腱和骨頭。蘭金的腳雖然救回來了,但醫生必須從他的大腿移植一塊肉去蓋住那個傷口。伍迪繼續說,山谷是矛頭蛇的理想棲息地。

我偷偷瞄了一下現場的伙伴。當天稍早,整個團隊還在旅館的泳池邊,手拿著啤酒,談天說笑,如今那種歡樂氣氛已蕩然無存。

接下來的簡報是有關我們可能遇到的帶原昆蟲,包括蚊子和白蛉、恙蟎、蜱蟲、親吻蟲(名稱源自於牠們喜歡咬你的臉)、蠍子和子彈蟻(因咬傷的疼痛感有如遭到子彈射傷)。蚊子海岸流行的最可怕疾病,或許是黏膜皮膚型利什曼原蟲症(mucocutaneous leishmaniasis),有時稱為白癩病(white leprosy),是由帶原的白蛉咬傷所致。利什曼原蟲會移到受害者的鼻子和嘴唇的黏膜上寄居,並侵蝕黏膜,最後在臉上侵蝕出一個大瘡。他強調,我們從頭到腳一定要定時噴敵避(DEET),衣服上也要噴,黃昏後更要全身噴灑,徹底防護。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