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5/6
布洛姆不是一般刻板印象中的那種科學家,他蓄著大鬍子,剽悍粗獷,精壯結實,戴著飛行員眼鏡和印第安納.瓊斯的帽子。他在阿拉伯沙漠中發現了失落的鄔巴爾古城(Ubar)而享譽國際。我問布洛姆,他目前還參與哪些其他的專案,他飛快地講了一長串,包括畫出橫越阿拉伯沙漠的乳香貿易路線、追蹤古老絲路、畫出維吉尼亞州的內戰地點等等。他解釋,只要結合不同波長的紅外線和雷達的數位圖像,再以電腦運算數據,就可以穿越叢林的遮避,看到沙漠地下十五英尺的東西,甚至還可以消除現代軌跡和道路,顯露出古代小徑。

古代小徑很有趣,不過令我特別感興趣的是,這種技術可以用來發現其他像鄔巴爾那樣的失落古城。我追問失落古城這個話題時,布洛姆突然言詞閃爍了起來。「這樣說吧,我只能告訴你,我們也在找其他的古城。」

科學家很不擅長說謊,我聽他這麼一說,就覺得他想掩蓋什麼大事。於是我進一步追問,後來他終於坦承那「可能是很重要的地點,但我不能講,因為我是為某個私人單位效勞,簽了保密協議。那是根據某個失落古城的傳說,我只能告訴你,那在美洲的某處。傳說只提到一片大致的區域,我們正利用衛星數據來定位目標。」

「你找到了嗎?」

「我不能透露更多了。」

「你跟誰一起做呢?」

「我不能透露那個資訊。」

我對那個案子深感興趣。布洛姆答應我,他會向神祕雇主轉達我的興趣,請對方聯繫我。但布洛姆並不保證對方會來找我。

我實在太好奇那個失落古城的可能身分了。於是,我聯絡了幾位認識的中美州考古學家,他們都提出了臆測。大衛‧史圖爾(David Stuart)是其一,當時他在哈佛畢巴底博物館(Peabody Museum)的馬雅象形文字計畫語料庫擔任副主任,專門解密馬雅字形,他告訴我:「那一帶我很熟,有些地區幾乎沒有考古學家探索過。當地人常告訴我,他們去叢林裡探險時,看到充滿雕塑品的大型廢墟。那些故事大多是真的,他們沒有理由說謊。」他又補充說,馬雅文字中也有蛛絲馬跡提到一些大城市和神殿,那些東西和已知的考古遺址都不相關。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前就建立的古城中,有少數幾個仍隱藏在那裡,數百年來原封不動,那個古城可能是其一。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