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前言 死後復活
       
痛楚是回到這個現實世界的第一個感覺。
 
我感到痛,無比的劇痛自身體四面八方湧來,強行把我從死亡的昏迷中拉回。因為這不是一般的失去意識,而是失去生命後的深度混沌,所以必須以極高劑量的痛楚,才有機會把死者再次深度喚醒。
 
痛楚正提醒我,活著本來就是充滿各式各樣的苦痛。
 
然後,我開始聽到了聲音。
 
「傷者奇蹟生還!趕快救援! 」我聽到了墜機意外後的第一句真實說話。
 
救援人員正拚命跟時間競賽,從跑道方向趕來營救。他們拿著各種消防工具,試圖把垂死的我從飛機殘骸中拖救出來。他們的喊叫聲跟救護車的鳴笛聲此起彼落,只要細心聆聽,便可以發現當中隱藏的旋律節奏,抑揚頓挫、高低起伏。
 
這讓我想起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開端: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命運正趕到門前,發出三短一長的敲門聲。
 
「不用擔心,我們很快便會把你救出來,你一定要撐住。」誰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聲安慰說。
 
身體其他的感官逐一恢復,我感到手腳異常的冰冷,體溫像從大小傷口急速地流失。我聞到了玻璃纖維因高速摩擦而產生的燒焦味,跟剛被割破的清草氣味,以及新鮮的血液腥味,這些不協調的氣味正在我的鼻腔混合著。雖然我的眼睛一直是張開著,但光線與影像卻沒有成功進入眼球,我只感到眼前白濛濛一片。
 
朦朧間,我看見了自己殘破的身體與爆裂後的駕駛艙,這跟我靈魂離體時所看見的恐怖景象是一樣的,所以我並沒有出現預期中的驚訝。
 
救援人員在檢查我的心跳脈搏,小心翼翼地替我固定頭部,把一些不知名的液體注射進我的血管。
 
可是,我的痛楚並沒有一絲減輕。
 
「沒辦法把他拖救出來!控制桿被撞得扭曲變形,壓住了他的上半身,他的雙腿被困在殘骸裡,腳掌更卡死在操控尾舵的腳踏板上。」救援人員緊張地報告狀況。
 
「快去拿大剪和電鋸!先固定右邊的機身,用路旁那根白色的大木柱,快把木柱抬過來!」另一人在指揮搶救。
 
消防隊大約花了三十分鐘的時間,最後成功把我從殘骸中救出來了。我被抬上救護車,雖然我極度的虛弱,但生理的痛楚讓我保持著清醒的意識。救護員為我做各式各樣的檢查,仔細地記錄著各項維生指標。
 
「意外是怎麼發生的?傷者昏迷了多久?」救護人員這樣問著。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