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第二章、認清怨懟的本質(節錄)
 
怨懟就像自己喝下毒藥卻希望能毒死敵人。──前南非總統尼爾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
 
感激有一種奇妙的力量,能照亮缺少它的地方,特別是與其相反的「怨懟」所在之處。我們可以開始在某些情境中留意這種現象,例如,我們想要表示感激,卻因為覺得痛苦或無法開口而難以做到的時候。我經常把這種情況稱為「渾沌」(murky),因為我們知道某件事不太對勁,卻又說不上來是什麼,也無法完全向自己坦承這一點,更別說要向別人坦承了。
 
事實上,我們甚至很難承認自己心懷怨懟,因為怨懟在本質上是隱藏的。正如美國政治和法律哲學研究者胡安.伯納爾(Juan Bernal)所言:「在人際關係中不應談論怨懟的標準;怨懟應該要保密,即使對自己亦然。」我們不敢承認自己的怨懟,可能是想要保持美好與正面的形象,或者不想擾亂現狀。
 
躲藏起來的怨懟
 
嫉妒、憤怒、沮喪、失望等其他負面情緒雖然也會使人不愉快,但卻比怨懟的感受更為「直白」,也更能讓我們意識到。要和別人談論這些情緒通常比較容易,因為我們會有那些反應似乎合情合理,也比較能被社會接受,例如,被當成臨時員工受到惡劣對待而感到憤怒是完全正當的、由於政府對氣候變化毫無作為而覺得生氣或沮喪會被視為情有可原、對於家暴造成的傷害表達厭惡和憤慨是一種真誠的反應且符合社會觀點。
 
然而,怨懟通常都帶有一種羞恥感:它會拆穿我們;它會使我們顯得有些軟弱,無法成為自己以為的那種人,也無法維持自己想在別人眼中留下的形象。為什麼我們還沒放下?為什麼我們要執著於看似不重要的小事這麼久?我們竟然會受到這麼深的傷害,有時候想想還真荒謬。那種羞恥與罪惡的感覺會使情況變得更複雜,讓我們更難認清怨懟的本質。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