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8
損益表之所以被我比喻為「外在美」,是因為損益是可以被修飾的。第一種方法是會計政策選擇,例如面對轉投資損益會因為選擇的會計政策不同,可大致分為當下立即承認損益,當下不承認損益但認列為股東淨值加減項,以及不用承認損益也不用承認股東淨值差異等三種。第二種方法是修改會計政策,例如格芯(Global Foundry)2021年在美國上市時,將設備的折舊年限由5 - 8年延長至10年,Microsoft 在2022將資料中心的聯網及伺服器的折舊年限由4年延長至6年。這種延長對往後每年損益的影響都有數十億美金之巨。第三種方法是承認收入或費用期間的選擇,例如2022年下半年起很多企業有庫存過大導致的損失問題,面對存貨損失問題,有的公司會選擇在2022年提列損失,有些公司則能拖就拖,至2023年第三季還在猶豫如何見公婆。第四種是比較少發生,但一發生就會上媒體顯著版面的「做假帳」。這些狀況單看損益表幾乎都看不出來,但是在資產負債表上往往會留下軌跡!這就是為什麼本書很強調看懂資產負債表及現金流量表的原因。
 
此外本書改版內容上,筆者也提到一些台灣企業值得檢討的現象。例如由於缺乏適當的會計以及財務知識,台灣很多經營者雖然能訂定好企業願景與使命,妥善應對ESG要求,並且把產(品)、(行) 銷、人 (資)、(研)發等管理工作做好,但唯獨在財會管理上有所缺失。這一缺失是讓我們的國民GDP不如歐美國民的因素之一。
 
什麼缺失?
 
我曾經問過一些上市櫃公司CEO一個很普通的問題,「辛苦經營企業的目的是什麼?」,回答的方向大多數是「讓公司賺錢」。這個答案當然沒有錯,但問題在格局不夠,露骨一點的話是沒有吃透歐美資本主義的核心精神!在歐美,企業經營目的是在「讓股東賺錢」。「讓公司賺錢」的觀念使台灣很多企業的負債比率嚴重偏低,甚至未有舉債,並且美其名叫做穩健經營,我也看到有些不需舉債但卻舉了債的公司,其實是為了套利(台灣借款利率遠低於海外理財的報酬率)。而「讓股東賺錢」的觀念讓很多歐美企業的資產負債表看起來很清爽,不會瓶瓶罐罐一堆,甚至會出現如HP這種淨值是負數的「績優公司」,並且為巴菲特所喜好。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