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
超越生死:李連杰尋找李連杰

超越生死:李連杰尋找李連杰

  • 定價:400
  • 優惠價:79316
  • 優惠期限:2024年06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功夫巨星李連杰首部著作
  60年人生歲月 25載佛法因緣

  他是黃飛鴻、方世玉、洪熙官、霍元甲;
  他是《笑傲江湖》裡的令狐冲、《倚天屠龍記》中的張無忌;
  他是太極張三豐、他是中南海保鑣、他是致命羅密歐;
  從《少林寺》小武僧覺遠到《白蛇傳說》高僧法海……

  螢光幕前,鎂光燈下,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他的根本追問:我是誰?

  我不論是在俗世的生活、電影工作、慈善事業,或是求學佛法的歷程中,都曾遭遇種種的問題與困難。為人兒女有其痛苦,為人父母也有其痛苦,這場生命的意義在哪裡?到底有沒有輪迴?而我又是誰?

  這些年來,我深受藏地古聖、吟遊詩人、一位真正心靈自由的勇士──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的啟發。密勒日巴尊者曾經懷恨而殺害許多眾生,但他經歷了偉大的佛法修行,最終可以成佛,相比我所做過的小壞事,我應該也有機會去超越生死吧?──李連杰

專文推薦

  宗薩欽哲仁波切、慈誠羅珠堪布仁波切、詠給明就仁波切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李連杰JET LI


  一九六三年生於北京。武術運動員、電影演員、「壹基金」發起人、佛弟子。在武術、電影、公益慈善、佛法等領域皆有深入涉獵。

  一九七五年起連續五年獲得中國全運會武術冠軍,一九八二年主演首部電影《少林寺》一舉成名,爾後在電影生涯中以《黃飛鴻》等系列武俠片風靡全亞洲。一九九八年獲邀至美國好萊塢拍攝《致命武器4》,成為少數享譽國際的華裔影星。二○○七年以《投名狀》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迄今擔綱主角的電影作品超過四十部。他精湛的武術造詣、生動的角色詮釋,俱在影像中展現。

  二○○四年於馬爾地夫遭遇南亞海嘯,同年因拍攝《霍元甲》摔傷,以及在青海發生嚴重高山症等,一年內經歷三次生死交關、命懸一線,深刻體驗到人生無常,行善須及時,於是決定投身公益慈善事業。二○○七年創辦「壹基金」,呼籲創造一個人人皆可參與、公開透明的公益平台。二○○九、二○一○年分別擔任世界衛生組織及國際紅十字會親善大使。二○一一年,「壹基金」成為中國第一家民間公募基金會。

  李連杰在一九九八年即皈依藏傳佛教,多次遠赴青海、不丹、印度與尼泊爾等地,親炙上師學習,並閉關修行。二○二三年,六十歲時,思考二十五年來佛法修持的心路,追索超越生死的自在境界,出版首部著作《超越生死:李連杰尋找李連杰》。
 
 

目錄

【推薦序】英勇的武術形象、嶄新的佛教形象/宗薩欽哲仁波切
【推薦序】反璞歸真,探索生命真相/慈誠羅珠堪布仁波切
【推薦序】我觀察到他修行的深化與盛綻/詠給明就仁波切

序:分享珍貴的旅程/李連杰

第一部:追尋佛法的二十五年
◎一九九七年以前
我是誰?
對武術的反思
像太極一樣思考
最初的佛緣
西藏天珠
◎第一階段一九九七年──二○○三年
一九九七年的轉折
仁波切的預言
美國新生活,臺灣求皈依
為母親送行
困惑中的夢示
初訪青海藏區
演電影的弟子,拍電影的上師
朝禮五臺山,入藏學破瓦
初訪聖地印度
聖嚴法師的十日禪
◎第二階段二○○四年──二○一○年
從頭學起
紀錄片《八萬四千問》
遭遇南亞海嘯
劫後餘生,立刻行動
又歷生死一瞬
再訪印度的啟示
眾生平等,人人公益
汶川大地震救災
雪中足跡
電影《海洋天堂》與健康危機
◎第三階段二○一一年──二○一七年
身痛,心性不苦
青海震災與回饋社會
走向歸途
比福報更重要的事
乞求灌頂
獅子吼與菩提心
朝禮漢傳佛法名山
蓮師聖地閉關
泰國學法
◎第四階段二○一八年至今
修行者的生活
哲人其萎
重返青海巴麥寺
道在紅塵中
再出發:父女的旅程

第二部:修行筆記
◎追求快樂
回想我歷來的嚮往
我的執著所帶來的傷害
外在的平衡
內在的平衡
學佛是迷信嗎?
◎對症下藥
學佛像是爬一座大山
戒律與挑戰
拆解情緒的習題
慈悲與智慧是修行的雙翼
◎轉煩惱為智慧
四個轉變心的思惟
既然無常,就有好壞
五加行:耕耘永續的生命
憶念上師的所緣物
◎靜觀心性本質
水與電影:兩則關於心的比喻
緣起性空
我讀《心經》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迴向有情

第三部:擺渡——指引道途
◎輪迴擺渡人
◎彼岸指南
◎最有價值的保險
結語:祈願與感恩
後記:難忘的二○二二年聖誕節
附錄: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談《心經》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35729
  • 叢書系列:人文
  • 規格:平裝 / 328頁 / 14.8 x 21 x 1.64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我是誰?

我姓李,名連杰, 法號覺遠,道號天緣。

身為一個電影工作者,我的中文名字「李連杰」為人所知,這個名字來自父母的恩賜。有趣的是,我的英文名字Jet Li,為何選「Jet」這個字?並非出於自己的安排,到底是誰取的名字?至今我也不清楚。一九八二年,我演出的第一部電影《少林寺》成名,電影在菲律賓上映前,需要一個英文名字,若將我的中文名字英譯,可能會翻譯成「Lianjie Li」,當時的宣傳團隊覺得「Lianjie」太長,決定取用與「杰」字諧音的「Jet」,就此沿用至今。

我在電影《少林寺》中,飾演一位名為「覺遠」的少年武僧,於是「覺遠」也成了我的代表名字。一九八○年代,因為學習道教的關係,有位老師另給了我一個道號「天緣」。一九八七年,某次機會和金庸先生還有我的一位阿姨共餐,阿姨認為成功立業必須有名有字,她說:「因為你從小父親辭世,缺剛陽之氣,所以要有『陽』字,至於另一個字就讓金庸起吧。」兩週後,金庸先生決定給我「中」字,於是「陽中」就成了我的字。

一九九八年,我在臺灣宣傳好萊塢電影《致命武器4》(Lethal Weapon 4)時,皈依了藏傳佛教,正式成為佛弟子,師父羅貢桑仁波切(Lho Kunzang Rinpoche),給我的藏文法名念作「沃珠多傑」(Ngodrub Dorje),中譯為「成就金剛」。二○○三年,我首次前往印度朝聖,當大寶法王(Karmapa,噶瑪巴)為我皈依授戒時,以「慈悲之子」賜名,藏音念作「噶瑪寧杰布」(Karma Nyingjei Bu)。二○一六年初,我有幸從年邁的揚唐仁波切(Yangthang Rinpoche)座前接受灌頂,他給我的藏文名字念作「勾阿恰車」(Go-nga Jadral),中文直譯是「五門離世」,白話的意思是「眼耳鼻舌身等五識,都脫離世俗」。最後,二○二二年,當我陪著女兒在歐美學習佛法時,我跟她成了同學,陪她一起在明就仁波切座下皈依,我得到一個藏音念作「噶瑪貝瑪洛卓」(Karma Pema Lodro)的法名,意義是「蓮花智慧」。

從李連杰、Jet Li、覺遠、天緣、李陽中,直到第四個藏文法名噶瑪貝瑪洛卓,我在不同的場合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人對我有不同的稱呼,然而,哪一個是我?我又是誰?這些名字各有其意義,哪個是代表我的符號?或是我需要去符合的標籤呢?

會員評鑑

4.5
9人評分
|
8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4.0
|
2024/04/08
讀一本好看的書,李連杰所寫的《超越生死》。原本我是在網路書店瀏覽「宗教類」的書籍,卻赫然發現李連杰的這本著作。一開始我以為這只是他關於影視方面的自傳,閱讀之後才發現這是他數十年學佛的心路歷程。

以文字的乾淨跟流暢而論,李連杰的筆觸不輸一般時下的作家。以佛法的頓悟跟修習來說,李連杰的境界恐怕也不輸許多的大師。試看他對「為何學佛?」的回答:「我發現世間相對的名利權情解決不了生老病死,所以要向佛法追尋。」

那麼修行的第一步是什麼?李連杰表示應該從「四共加行」開始。何謂「四共加行」,分別是:「人身難得」、「業力因果」、「生死無常」以及「輪迴過患」。

又如,他將學佛比喻成爬一座大山。底層的人最多,目的是求佛,求平安、求健康、求姻緣、求發財。中層的人注重的是佛經的理解、心靈的平和跟善行的推衍,許多佛教團體均是如此。至於頂層的學佛則是:「解脫輪迴、證悟佛果。」

有關李連杰對佛法的體悟,我只引以上這兩小段就好。這兩小段的意喻為何?前者概括了學佛的意義跟目標。後者表述了學佛的進程跟階段。許多信徒學了一輩子的佛,卻不知道所學為何?許多師父講了一輩子的法,卻忽略了最基本的論述。我認為,這些論述倒也不是李連杰獨創,只是他學佛,他有學到根本的方向。

李連杰在書中極其坦白的表述他的成長歷程跟家庭狀況。例如他說他的小女兒從小就有憂鬱症,甚至常有輕生的念頭。想想看,這可是李連杰跟利智的女兒,人生還有什麼不圓滿?但是,對不起,生命就是這麼難以逆料。後來也是在因緣際會之下,藉由習佛,改善了李連杰小女兒的憂鬱症狀跟自殺傾向。

關於「世間的攀比」,李連杰的表述也很令人深思。他說他在1980年拍電影時,一天的片酬是一塊錢人民幣,對比十年後他拍港片的價錢,已是天差地別。可是比起好萊塢的明星,他仍屬末流。他說:「但論人生的痛苦,諸如失敗的挫折、弱勢的徬徨、虧損的焦慮、背叛的忿怒,我們與富豪相比,只有數字規模的不同,而沒有程度上的差別,那麼世間的攀比,何時是盡頭呢?」

2018年,李連杰進入長期閉關修持,一年之中有長達半年與外界完全隔絕。2020年,李連杰更決心開始長達3年3個月的閉關,但兩年後因為他小女兒的求助,而提早出關。

我是不是看錯了什麼?這可是當今華人影壇的一線男星、功夫皇帝,不拍電影就算了,居然還躲起來閉關學佛。而且閉關的時間還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一年兩年。我無法想像,我如果是李連杰,我會去過什麼樣的奢華生活?吃喝玩樂恐怕只是最基本的項目。可是這些最基本的項目,恰恰正是李連杰最想捨棄的部份。

因此當你虔誠的入寺跪拜、誦經禮佛之時,縱然未達「證悟佛果」的超然境界,但起碼也已經在過李連杰的巨星生活了。

李連杰的這部自傳不是佛書,但卻是實錄了一個十足的紅塵之人、電影明星,對於習佛的追尋跟反思。至於反思的重點則是,當我們追求更高層次的習佛頓悟時,是否忽略了原本的初心跟基本的方向。這是一個幾近嚴苛的靈魂拷問:「為何學佛?」——你認為呢?
展開
user-img
5.0
|
2024/02/20
以我初入門的佛教徒來看,
這本我看完蠻有收穫的李連杰真的很坦然的寫出他修行過程,




我所知佛教徒來說,
修行原則依法(經典)不依人,
以藏傳上師的選擇,
也要自己先懂基礎戒律,
觀察你選擇的老師,
至少守五戒(殺盜淫妄毒),
言行一致。




但這世道風險太高!!!
想安全的用佛法修行,
自己就可以做的,
就是看看「心經」「金剛經」「阿彌陀經」「藥師經」「地藏經」「楞嚴經」,
用功的方法即「清楚放鬆的念佛」,
祝福自己和他人,
乾淨簡單,一句彌陀法直至解脫。








——————————————————




這本李連杰寫的書,一開始在電視上看見新書發表會,各台電視新聞報導,李連杰在訪問中開玩笑地說,大家都說我死了,你看我現在是不是活得好好的。












因為自己也在這幾年成為佛教徒,好奇的開始搜尋YouTube上李連杰的訪問,其中覺得陳文茜訪問李連杰的片段,是最能看出現在的李連杰。也到書店想要看看這本書的內容,但這本書是以包膜的狀態,只能買回家了。












很驚訝李連杰跟我想的不一樣,在電影裡跟新聞中是強壯的人,沒想到在書中提到他拍的每部電影,不是手骨折就是腳骨折,要不然就是脊椎骨折,每部電影都要花很長的時間來休養。再加上本身的大小疾病,胃病,到後期的甲狀腺亢進,以及內臟摔傷導致去高山時嚴重高山症,差點奪取性命。












我只知道他是練武奇才,電影《龍之吻》非常好看,非常富有,家庭美滿,以為他接觸佛教,只是一種休閒追求潮流。沒想到他是可以入深山一連幾10天不梳洗,閉關修佛法的修行人,一個為了超越生死超級努力的佛弟子。












以他本身的社會地位,堅定的意志力,得以接觸最有地位的漢傳、藏傳的法師、仁波切、法王,並接受其直接的教法。福報因緣不可思議,再看20年前他與《聖嚴師父》的對談,那時40歲的他看了大量的佛書,還創立了中國第一間民間的慈善壹基金會,與高僧可以侃侃而談。但20年的今日,他坦誠那時還處於知識的階段,並沒有扎實的修行體驗。












私下都會問所遇到的高僧大德,是否真的沒有分別心,喝水喝尿可以是沒有分別的。他想知道是否真的有人能夠解脫生死,曾問聖嚴師父,你生病這麼重會不會痛苦,師父回他,「會痛但不苦」,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佛菩薩,自己就沒有事了。現在李連杰明白了聖嚴師父的心境,其中又20年的修行,成就了不少福德智慧。












低調到只能由媒體側拍的李連杰,連死亡的訊息滿天飛也自顧自的到深山修行,或做公益,對於世俗間的名聲已經不在乎了,曾多次詢問上師可不可以做一個專職的修行人,上師回答他,他的使命不是這個,因為如果他出家了,人們會認為佛教毀掉一個令人稱羨的偶像,但如果他以現在這個身分來講自己的修行之路,可以讓更多人理解佛法,藉此減少許多煩惱。












李連杰說最開心的是小女兒跟他一起在《詠給明就仁波切》下一起當同學,能夠為小女兒的對於人生虛幻而產生的重度憂鬱症給予陪伴,女兒對他說:「學佛使我感覺回到家了,我知道如何找到快樂,也找到失去很久的滿足的方法,人生有重新有了希望」,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李連杰走出自己的關房,想要把幫助到自己女兒的方法介紹給他關心的人們的原因,因為菩提心,願你離苦得樂,少煩少惱。












李連杰說死後,如果知道他的人聽到這個消息,願意的話就念三聲「阿彌陀佛」,就好,為彼此種下解脫的善緣
展開
user-img
5.0
|
2024/01/31
我很喜歡讀這種對於內在生命有追求、思辨和省察的傳記,雖然我不是佛教徒,但還是覺得很有收穫。本想拿來當睡前靜心的讀物,沒想到因為敘述的方式很流暢,一不小心就看了一個多小時,所以後來就不敢在睡前閱讀了,但讀李連杰對生命的思考及他修習的方式,的確是能讓人心比較平靜。
展開
user-img
3.0
|
2024/01/28
我是李連杰的粉絲,同時也有看一點佛法的書,這本書是李連杰以學佛法的角度寫的自傳。書的前半是25年學佛的歷程及思想轉變,後半是學佛的筆記。對於佛法的解說其實少且雜亂,偏向個人的學習筆記與心路紀錄,多半在說他跟哪些聖僧學了哪些法,跟學習中間一些零星的領悟,對於法的解說,幾乎沒有。對於想藉本書增添對佛法領悟的人,可能幫助有限,不如去看當和尚遇見鑽石,那本相對來講對金剛經做了一般大眾比較容易理解的詮釋,對我來說收穫大得多;對於想從自傳看到更多李連杰生活逸事的粉絲,這本書又太集中在學佛歷程而略顯枯燥;因此,對於這兩方客群來說,可能都不太能看到多數自己想看的內容,都不推薦。
展開
user-img
5.0
|
2023/11/28
《還在追尋答案的李連杰》

功夫皇帝李連杰最近出了一本書《超越生死:李連杰尋找李連杰》。為了這本書,他也特別趕來台灣,頻上電視、廣播節目,拼命打書,顯見他對這本書的重視程度,絕不一般。從年輕時代開始,我就很喜歡看李連杰的電影,他既然出了自傳,我當然不會錯過。

在還沒翻閱這本書之前,光從書名我大致就猜得到書中的內容,應該是探討跟佛學相關的議題。李連杰篤信佛教,不是祕密,他會想藉著書籍來傳遞他學佛的理念,也不足為奇。我好奇的是,這麼多的宗教信仰中,他為何會選擇佛教?難道,和他出道時的電影《少林寺》有關?是因為飾演和尚的頻率太高了,所以就跟著學佛了?

當然,我也很期待能透過本書,看到李連杰學武、從影、拍片的相關成長歷程,包括他的私人生活,如婚姻、家庭等,也是我極想一窺究竟的內容。

不過,讀完本書後,發覺本書的內容和我原本期待的方向很不相同。在這本書裡,李連杰幾乎花了全部的力氣在闡述他追尋佛法的歷程,其餘諸事幾乎都是一筆帶過。諸如他的兩段婚姻,他只提了一句。他拍電影之後又被徵召回去參加武術比賽,但在訓練期間摔斷腿,並影響了他一生的健康狀況,這麼大的一件事也只提了兩回。他第二任妻子利智,是非常有名的電影明星,但在書裡連名字都沒出現過,只以「太太」代之;香港電影教父向華強的妻子陳嵐,對香港許多藝人向來照顧有加,李連杰初出道時看上了店家販售的天珠,要價十萬港幣,李連杰猶豫不決,陳嵐二話不說幫他買單,如此豪情,在書中也只換得了「向太太」三個字,連本名也沒顯現過一次。

但相反的,書中能現出全名的,是一位又一位的仁波切、法王和修行尊者,書中甚至還有專章一一介紹李連杰自認影響他最深的幾位佛學大師,看得出來,李連杰真的是想透過這本書,向社會大眾傳達他學佛習法的過程,至於他的私生活,相形之下並不重要,也不是這本書想要揭露的部分。

我自己本身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也不是無神論者。對於宗教這一塊不可知的領域,我向來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開放態度,從不貶抑,也不評斷各種宗教派別之間的優劣。畢竟,我對宗教既然了解不深,又有什麼能力和資格去論斷宗教?但我很喜歡各種宗教所傳達出來的善念和哲學思想,特別是佛教,很多哲理其實就在佛書或僧侶間的對話中展開,值得玩味與深思。

所以,李連杰的這本書雖然談不上是他的自傳,但也是他追求佛理的過程,我也很好奇他對於佛學,是如何從相信變成篤信的,這樣的心路歷程也很值得了解。

李連杰自述,他拍攝第一部電影《少林寺》時,和一幫飾演少林武僧的三十多位演員一起在國清寺拍片,但只有他被方丈詢問:「孩子啊!你與佛有緣,要不要就此出家呢?」但是,當年李連杰還是國家運動員,並非自由之身,而且電影才拍了一半,當然不可能就此出家,而且,他自己也沒有這樣的想法與心理準備。但這就是他與佛教的初次接觸。

之後,到了1997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而此際的李連杰已是國際巨星,名利雙收,但他卻覺得心中仍有不足之處,才開始思考信仰問題。他在偶然機緣下接觸西藏天珠,覺得精美,也因此初識一些藏傳佛教的知識,後來又因為健康問題,在藏傳佛教中心服用了「甘露丸」,再向西藏前來香港的羅貢桑仁波切(也有藏醫資格)求診,就此一步一步踏入佛學之門。

他提到,初次拜見仁波切時,人家叫他準備一條白絹卡達與一個金額隨意的紅包作為獻禮,李連杰在紅包裡塞了一千港幣,他的司機也準備了一個紅包,但只包了10元。之後,仁波切要李連杰把紅包交給侍者喇嘛。書中說,「喇嘛端了個竹簍過來,讓我把紅包放入,與我同仁的司機也將紅包放入,之後喇嘛將竹簍擱置一邊。」李連杰見狀,心中嘀咕:「那個紅包我可是特別包了一千元啊,就這樣全部混在一起?你們之後怎麼區別哪一個是我李連杰的呢?」

我看到書中的這一段時,特別有感觸。這不正是一般人的通病嗎?這就是一種執念啊!覺得自己供養的禮金比較高,與他人的紅包一起混入竹簍後,就深怕仁波切無法分辨,怕自己的美意被無視。那麼,這樣的供養,真的是發自內心嗎?是隨喜?還是只是為了成就自己、突顯自己呢?

隔年,李連杰因為新電影上映來台灣宣傳,在台北時,他接到羅貢桑仁波切身邊的喇嘛來電,說仁波切剛好也在台南,翌日要北上來看他。第二天,羅貢桑仁波切果真帶了8位喇嘛來訪,李連杰注意到他們都把行李帶著,就問他們,晚上要落腳何處?仁波切笑著說:「不知道,但沒關係。」李連杰大驚,急忙想辦法幫忙安排,這一群喇嘛才不致流落街頭。

另有一次,堪志活佛從北京飛到美國洛杉磯拜訪李連杰,李連杰到機場接機,但苦候半天都沒接到人。李連杰以為活佛錯過了飛機,打電話到北京機場,確定他已經登機,再回頭詢問洛杉磯機場,也確認他已經抵達,在無計可施的情形下,李連杰只好請機場地勤人員到入境區域尋找一位「西藏喇嘛」打扮的人。結果,這位活佛竟然坐在入境區的角落裡打坐。

李連杰問他,為何這麼久都沒有入關?活佛說:「我看這裡的每個人都很著急,就讓他們先走,結果這批走完又來一批。…反正我也沒有特別著急的事,就坐下來稍等一會兒吧。」

而他的「一會兒」,就是五個小時,讓李連杰急壞了。

李連杰在書中也提到他的夢境。在夢裡,他看到一位年約三十的男子,向著法座上的高僧行禮,夢裡這名男子以意念讓李連杰知道,他是佛陀。但李連杰心想,沒聽過佛陀有轉世的啊!可是,對方傳意給他:「我從來沒來,也從來無去,是誰在問我的來去?」李連杰一愣。後來又想,既然是佛陀,座上的高僧應該下來,迎請佛陀上座才是啊,結果佛陀又用意念問他:「是誰在區別呢?」

仔細思索,李連杰所描述的這些經歷,其實就是佛經上常常談的「執著」與「分別」兩大問題。過於執著,與過度區別人我,都會造成比較的心態,也就會形成執念,無法看透世事。相較與一般的凡夫俗子,從南部北上的仁波切,不憂慮當晚在台北的落腳處;從北京飛到洛杉磯的活佛,不爭著出關,寧可在角落打落等待;夢境裡的佛陀,既然沒有我執的意念,誰坐上座,誰坐下座,又有何區別?這些種種,其實都很有哲理。

李連杰在書中也檢討自己:「我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僵化,還有在相對世界裡的那些對與錯、是與非、世俗與神聖、成佛與不成佛,等等二元相對的概念,都是束縛自心的繩索。」

李連杰也說,他為了學佛,常常跟上師們求取念珠,結果自己就蒐集了一大堆各式各樣的念珠。但某天,宗薩仁波切問他:「你看釋迦牟尼有拿念珠嗎?」

一語道盡。

2004年的南亞海嘯發生時,李連杰一家人剛好在印度洋上的馬爾地夫群島渡假,結果海嘯險些讓李連杰滅頂,他的小女兒也被海浪沖到好幾公尺之外,幸好最後全家都獲救。當年41歲的李連杰突然想到,無常說到就到,人的生死如此脆弱,就在呼吸之間。想做的事真的就得馬上去做,不能再等了。

因此,李連杰創立了中國第一個民間發起的公募基金「壹基金」。後來,他與馬雲討論了三天,把壹基金的主要工作定位為「自然災害下的緊急人道救援」,並且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時,發揮了救災的功能。

創立了壹基金後,社會上支持與讚同的聲音很多,但也有很多人不以為然。有人就認為,如果要成立基金,以李連杰個人的財力就足以辦到,何必要成立公募基金向社會大眾募款?但李連杰認為,成立公募基金,是讓大家發願作善事,壹基金不只是要照顧那些災後民眾,更是讓捐助者得到福報。所以,壹基金的口號是籲請社會大眾每人捐出一塊錢,積少成多,眾志成城。

壹基金的運作很成功,李連杰自然也很開心並且志得意滿。2016年,李連杰到印度新德里與錫度仁波切共進早餐。他在吃飯時向上師說明這些年的經歷與修行,並提到他創立的壹基金對社會有多大的貢獻。李連杰說,他以前常跟許多上師提過壹基金,上師們也都很開心,反應也多是讚許褒揚,但在此刻,錫度仁波切卻一聲大吼:「這個在炫耀自己的人是誰?」

這聲怒吼,讓李連杰看清自己的傲慢與我執。他說:「這是來自一位偉大上師的珍貴教誨。」真正發自內心願意做好事的人,從來不必標榜自己的成就,四處宣揚的人,難道不是一種偽善?上師的獅子吼,有如醍醐灌頂,讓李連杰大夢初醒。

他也因此慢慢體悟出,「給出去的才是你的,留住的只是保管罷了。」

李連杰雖然與藏傳佛教的淵源最深,但他對於漢傳佛教也不排斥,台灣許多佛教聖地,李連杰都曾拜訪過。在書中,李連杰紀錄他與法鼓山聖嚴法師的一段對話。

聖嚴法師晚年罹患腎病,某次公開講座之前,李連杰與聖嚴法師在後台相談,李連杰問:「您這身體多麼痛苦啊,每週都要洗腎。」但法師心平氣和拉住他的手說:「真的很痛,但是不苦。痛是肉體的事情,苦是精神的情緒。」看到這段對話,讓我放下書思考良久。痛苦、痛苦,這是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詞彙,但「痛」與「苦」要怎麼區分?不是聖嚴法師的提醒,我沒想過。「真的很痛,但是不苦。」這是一句多麼富有哲理的說法啊!

相對於聖嚴法師,錫度仁波切也解釋何謂痛苦。他說:「所有痛苦的感受,都是自己放大的,一旦只看痛苦,就無法察覺周遭的美好,其實沒有什麼不能改變,端看你的心往哪裡看。眾生的痛苦,往往是因為沒有認清『需要』與『想要』,需要的很少,想要的很多,這就成了貪念,也衍生出種種煩惱痛苦。」

回到本書的書名:超越生死。許多朋友問李連杰,為何學佛?李連杰認為,就是因為他發現世間相對的名利權情解決不了生老病死,所以才要向佛法追尋。他體悟到,「我們追求的名利權情都是無效的,因為面對死亡時人人平等。」

但初時,李連杰學佛,是學得非常焦慮的。

他常常在內心自問:「有沒有修行速成法?」所以,一遇到有人告訴他,能夠速成習法,他就大喜,就努力學習。後來,他聽說藏傳佛教有一種修法叫做「破瓦法」,也聽說如果修得好,臨終時就可以幫助自己解脫,甚至可以為他人修持,協助對方往生極樂世界。他大喜:「如果能直接以此法前往極樂世界,不就是抄了大大的捷徑嗎?這個法好!」

但他學完七天的「破瓦法」後,上師要他接著學習「那洛六法」,李連杰探問,「要練幾年啊?」上師回答:「二、三十年吧!」李連杰整個人都傻了,頓時對於要修習這個大法感到糾結。

他對禪宗的「頓悟」法門深感興趣;他覺得,「頓悟」是瞬間得道,這十分吸引像他這樣渴望盡快解決問題的人。

但「頓悟」畢竟要有慧根、要有機緣,六祖慧能拈花微笑,這樣的境界究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觸及。

他也很想知道,該怎麼驗證當今世上的修行者,以證明他們真的達到佛經裡說的成就?他聽說到了菩薩的果位,是沒有分別心的,屆時就算是吃麵或是吃釘子都沒有差別,喝水與喝尿也沒有差別。李連杰想要確定世上有人可以經由修行得到成就,「否則我豈不瞎忙一場?」

之後,他到印度新德里,拜見大寶法王噶瑪巴,李連杰大著膽子請教:「您是一位對喝水或喝尿沒有分別心的一地菩薩嗎?」想不到噶瑪巴很誠實的回覆:「我不行。我雖有噶瑪巴的稱號,但經過投生轉世,此生的我還年輕,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我很努力地在做一位噶瑪巴。雖然現在的我無法做到,但我相信過去的噶瑪巴確實有菩薩的證量。」

李連杰後來回想,他從1997年開始接觸藏傳佛法,初期零散學了7年,關注的只是如何速成,總急著找到修證捷徑,但那都只是小我的懵懂摸索;接著進入第二個7年,在遇見慈誠羅珠堪布後,李連杰被要求必須從頭學起,重新打根基,而此時,他也進入追求大我的公益事業;之後再進入第三個7年,走入無法的修持之路;到了第四階段,李連杰開始陸續的閉關修持。此時,李連杰已學法25年,但他再也不貪求快速,心境與初學佛法時大不相同。

索甲仁波切跟他說:「沒有禪修的禪修,就是最好的禪修。」

李連杰曾經想過要做個「全職的修行人」,但被眾上師們打了回票。大寶法王噶瑪巴說:「我不認為你現在適合做這樣的事。你應該繼續在世間努力修行,你必須完成你的電影事業,你需要不斷地往裡頭尋找,終將找到解答。」泰錫度仁波切告訴他:「你是電影英雄、功夫皇帝,有好的事業與家庭,是推動公事業的成功人士。在世俗的方方面面,你看起來都是圓滿的,很多人以你為目標,希望達到你這樣的成就。」、「你能修行佛法當然可貴,但是,如果你過起全職修行人的生活,那將會讓這些人的典範破滅,甚或指責:『是佛教毀了李連杰的成功!』若是如此,非但無益,你還可能傷害了佛教。」

宗薩仁波切也曾公開對李連杰說:「我特別高興你沒有出家。請你繼續保持這個樣子,繼續用這個方式,讓更多人得以接觸佛法。」

所以,李連杰的年紀雖然已經邁入六十大關,但他還是帶髮修行,並未遁入空門,但他發願弘法,所以才會寫下《超越生死》這一部書,並且比照宣傳電影的規格,四處巡迴接受媒體訪問,宣傳他這本新書。

但若問,李連杰對於佛法的追尋,真的讓他找到超越生死的答案了嗎?從本書的內容中,我看不出來。

但我相信,經過多年學佛,李連杰對於生死、眾生、執念、無常等等問題,一定有了更深的體悟。

李連杰在書中說:「佛法告訴我們,凡是超過一個元素所組合起來的人事物,必定會分離,沒有什麼是恆久不變的。肉身衰頹是過程,是必然,也是無常的例證。」

書中引用了一段西藏的佛法寓言:一個弟子因為赤腳走路不斷受傷,所以希望去鋪平世界,但師父叫他穿雙鞋子就可以解決問題。訓練心就像是為自己的心穿上鞋子,踩在地上,就無須為了滿地尖銳的礪石而苦惱了。

所以,人的執念才是問題。如果屏除了貪念與執著,擁有財富這件事其實相當中性。

「放下」是放下心中的執著,放下過度的欲望。

一桶有雜質的水要如何澄清?僅需靜置,雜質終將沉澱,清水的本質自然顯現,這也是禪修的要旨─無需費力去攪和,心本來就是澄明的,只需以覺知觀眾,終能還其本來面目。

「我不計算我的成功,但我在乎我的失敗。這類型的執著,不大不小,始終根深蒂固地存在。後來我開始學習接受自己的錯處,不要求自己是完人。我才發現,承認自己是一個不完美的人,這樣的感受很美。」

這些智慧的結晶,其實都是生活的歷練與體悟,透過本書,李連杰一一跟讀者分享,我反覆咀嚼,也頗覺受益。

宗薩欽哲仁波切在本書的推薦序中寫道:「心靈世界是一個比我們的睫毛更接近自己的世界,但可悲的是,它卻離我們的日常生活越來越遠。」

漢傳佛教有這麼一句偈語:「道人若要尋歸路,但向塵中了自心。」

我大概不可能因為李連杰這一本書,而從此皈依佛教,但佛理中提到的自省、觀自心等等概念,的確值得好好玩味。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其他】2024采實電子書全書系:春暖花開‧享閱讀,參展書單書85折起、任選3本79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時報全書系
  • 華文創作展
  • 東立GoodBuy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