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2
 
高速客運轉運站附近,有一個可以滿足市內全部鮮花供應的大型花卉商家。沒有長腳的植物在這裡被搬來搬去。鮮花從全國各地的溫室集中起來,再配送到市內的花店、結婚典禮、畢業典禮,還有葬禮上。從出生、讀書、戀愛,到患病、死亡,花伴隨了人生的各個重要階段。不管是放到屍體旁邊的,送到新婚夫婦手裡的,或者是畢業生手上的,枯萎的花都不受歡迎。所以,花朵這種被截斷根莖的植物,必須立刻送到需要它的地方。
 
把傑伊帶大的人是豬媽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就這麼叫她。她沒有結過婚,也沒有生過孩子,並沒有足以讓人聯想到豬的地方,可還是有了這個名字。以她的年紀來說,身材還算苗條,而且也不貪吃。她在花卉商家的角落經營一間小店,賣咖啡、飲料、吐司和水煮蛋,還有餅乾和拉麵等等,顧客主要是花販和送貨人。送貨人總是囫圇吞下煎蛋吐司,然後把客人預定的花圈放到摩托車後面,駛向大街。從行駛中的摩托車後方望去,巨大的花圈擋住騎士的身影,看起來像是花圈掛著輪子在奔馳。
 
在轉運站的廁所,傑伊剛剛誕生到這個世界時,豬媽媽正在從銀行回來的路上。傑伊的哭聲引得人們如平原上的蝗蟲開始奔跑時,豬媽媽也捲入人流,不一會兒就趕到人聲鼎沸的廁所。不知是誰把剛從母親身上脫落的滑膩血團交給她,甫從夭折的命運中逃生的嬰兒,一來到豬媽媽的手上,便立刻止住那令人窒息的哭聲,嬰兒望著她,就像看著手持刮鬚刀的理髮師;豬媽媽後來如此回憶。她把嬰兒帶回小店,先用溫水洗乾淨,再用乾淨的布包起來後抱在懷裡。遠處廁所的騷動還在繼續,但是似乎沒有人關心嬰兒的下落。那一天,她的小店提前打烊了。
 
豬媽媽和嬰兒剛到家時,三歲大的貴賓犬聞到氣味,蹦蹦跳跳地跑過來,衝著嬰兒汪汪地叫了起來。她脫下變得潮濕的胸罩,用兩手摸著乳房。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未婚女人的乳房居然在出奶水。」
 
豬媽媽幫嬰兒洗澡時,在嬰兒後背發現奇怪的東西,她小心翼翼地撫摸隆起的肩胛骨,嬰兒不覺得疼痛,仍然笑盈盈的。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