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8
窮人真的比較笨嗎?實際上,零工經濟做為一種沒有社會保險與缺乏雇用承諾的不穩定就業型態,形同雇主將應承擔的社會責任外包給社會,並摧毀勞動者規劃生活的能力,甚至是身心健康。
 
二○一九年,英國工會聯合會(TUC)和赫特福德郡大學的研究顯示,處於工作年齡的成人中,有近一成(約9.6%)的工作者打零工,比率已經是二○一六年(約4.7%)的兩倍(羅方妤,二○一九)。
 
二○二一年,事情有了轉機,兩位司機法拉爾(James Farrar)和亞斯蘭(Yaseen Aslam)與Uber 纏鬥五年,英國最高法院最終判定「Uber 司機是勞工」享有最低薪資、假日與退休金的保障。許多分析師認為,這個歷史性判決,將會是扭轉英國零工經濟的第一步。
 
日本:老年的貧窮危機
 
即使走過了上述的貧窮陷阱,一生收入穩定落在社會平均線上,一旦發生重大傷病、事故,老年貧窮的陰影仍然不散。在《下流老人》一書中,描述高齡化社會下倚賴家庭的福利體制無以維繫,使日本人的老年生活受到衝擊。包括退休金中缺少醫藥費、安養機構費用的估算,子女教育費用升高甚至成為繭居族、啃老族,熟年離婚的贍養費與生活費提升等問題;家庭逐漸失去照護機能,政府又沒有規劃完善的長照服務等困境。「老後貧窮」逐漸成為社會的大問題,其成因並不能都推諉給年輕的時候不努力,背後有其系統性困境。
 
日本政府的福利制度倚賴公司與家庭的覆蓋網絡,從長期照護、老人年金、住宅政策等,都以家庭或企業為單位,但在社會劇烈變遷下,該政策邏輯恐怕將會進一步加重老年貧窮問題的嚴重性,並進而拖垮整個社會系統。具體而言,退休之後將不再有醫療保險,若個人風險意識不足,將可能面臨自己或親友的高額醫療費用。在少子化社會下,「養兒防老」並以家庭成員為理所當然的長照供給主體越不可行;年金若缺乏適當的規劃,更可能面臨給付不足、甚至破產的困境。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