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內容連載 頁數 7/8
新冠肺炎:比較全球性的治理「 破口
 
相較於其他傳染病,新冠肺炎的1~2%死亡率已經相對「溫和」,然而它快速傳播的特性碰上了全球化時代,引起了一場不僅是在健康公衛領域,更是經濟與政治的浩劫。同時,也因為其全球化、快速傳播的特性,使我們得以觀察出這場疫情暴露了哪些國家的治理缺失。
 
在疾病最早爆發的中國,在資訊等於權力的獨裁者困境下,吹哨者們的預警無法傳到大眾手中,手段強硬的封城又使民眾大批逃離武漢,失去了第一時間控制疫情的時機。然而,迅速且有效率的中央政府介入之後,中國成為了世界上最快控制疫情的國家之一,顯示威權政體有弊也有利。
 
在疫情爆發前的二○一九年十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布全球健康安全指數,最能對抗流行病的國家中,美國和英國分別奪下了第一名與第二名的寶座。然而,在真正的疫情底下,兩國在大流行初期的確診數與死亡率卻「領先」各國。這顯示了,最強的製藥能力、最好的研究大學與實驗室、最先進的醫療機構不是對抗大流行最重要的能力。英美兩國新自由主義的政府在關鍵時刻都缺乏整合與分配資源的力量,使國家實力成就了私人的富裕而非公眾的福祉;大流行敲響了治理的警鐘,使政府「向左走」,透過紓困方案重新投資於公眾、整合機構以應對危機,預計將永遠改變英美政治的面貌。英美兩國強大的生物科技實力也創造出了最有效的疫苗,成為了結束這場疫情的關鍵。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