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6/8
戰後臺灣瘟疫蔓延,可歸納為幾個因素:一是因為日治時期,日本政府所強力推行的疫苗注射等西方傳染病防治觀念,缺乏與民眾之間的政策溝通,使衛生習慣的訓練未能深入民間,一旦高壓的殖民政府撤出,衛生習慣就故態復萌了。戰後的人力、物力不足,也促使垃圾和水肥難以迅速清運至市郊。最後,傳染病爆發後官員怠惰的處理、腐敗與利己的心態,加上外來政權對本土人民的不信任感,都促使瘟疫不能在初期獲得掌握。
 
西非伊波拉病毒:殖民史下的社會與國家對立
 
非洲大陸上有許多文化、地理、種族上都歧異性頗大的國家,它們最大的共同點是近代的殖民歷史,也形塑了多數非洲國家治理的形式。戴倫.艾塞默魯、詹姆斯.羅賓森指出殖民體制屬於榨取型制度,少數菁英壟斷政治經濟利益,卻和在地社會、文化、族群嚴重脫節、國家治理能力低落。不幸的是,獨立過後的獨裁者卻繼承了這種制度,使權力集中在少數菁英集團,導致政治腐敗,公衛與醫療基礎建設薄弱,進而讓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度低,對醫療體系的信任度也低。
 
二○○○年前後,伊波拉疫情爆發,疫區周圍不時出現居民和軍警的衝突,社會與政府間的不互信成為病毒攻擊的弱點。賴比瑞亞在疫情擴散時實施了區域宵禁,動用軍警管控民眾流動。其首都蒙羅維亞(Monrovia)發生了居民攻擊一處收容疑患伊波拉患者的醫療中心的事件,民眾搶奪設備以及沾染血液的床單床墊,並造成病患和醫護人員逃跑四散。在獅子山第三大城凱內馬( Kenema),數千民眾因為對治療伊波拉醫院的不信任,試圖攻入一個醫療院所內,並揚言火燒醫院,放走病人。獅子山政府於是在疫區部署大量軍警,以防社會衝突失控。
 
人民的不配合與不信任,使疫情的管控更加艱難。如發現伊波拉病毒的比利時科學家皮特(Peter Piot)指出:「民眾對當局高度不信任。信任必須恢復,倘若沒有信任,就無法對付伊波拉這類傳染病。」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