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3/8
一份好的研究會在病例組與對照組之間力求平衡,但是關於回溯性的流行病學研究,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要求這些關聯的審查必須更嚴格。如果採用的是前瞻性的分群研究方式,每一個群組裡會先分配數量足夠的參與者,研究人員會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定期和參與者進行訪談,試圖從中找出罹癌與沒有罹癌的參與者,是否有特定的行為模式。就算這種做法仍存在偏見,總是比回溯性的研究方式要公正多了。目前規模最大的一項前瞻性研究指出,多吃蔬果對於預防癌症的影響並不明顯;或許對預防特定癌症有些益處,但是效果遠不如大家預期。
 
與其關心吃了什麼,不如關心吃了多少
 
聽說多攝取纖維也可以預防癌症,所以南希購物時,都買吃起來像是厚紙板碎片的麥片當早餐。攝取纖維的說法乍聽之下頗有道理,我甚至可以想像那些纖維在通過消化道時,把腸道刷洗得乾乾淨淨的畫面。還有另一種說法,纖維是某些腸道細菌的食物來源,這些細菌正好可以降低大腸癌的罹患機率。和其他食物比較起來,纖維還算稍有說服力,但是目前的研究結果仍然有爭議。有一項大規模的前瞻性研究指出有影響,另一項大規模前瞻性研究卻認為不相干。
 
如果我們可以把食物當成藥物一樣,進行嚴格試驗,一切可能會明確得多。首先找來一批人,隨機分成兩個群組,一組是接受測試的實驗組,一組是不接受測試的控制組,最後比較結果。只可惜這種研究方式在癌症營養學上恐怕行不通,單是要一個人固定吃某種東西,或一定不能吃某種東西,就已經夠難了,更何況要定案的話,實驗的時間可能得持續數十年,一直到癌症形成為止。曾經有項試驗檢視了低脂、高纖、並且富含蔬果的飲食,是否會影響大腸息肉的發生機率,實驗持續了四年,結果顯示兩者並無關聯。另一項為期大約相同的隨機試驗也發現,高纖維的飲食對乳癌的復發沒有影響。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