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內容連載 頁數 4/8
閱讀這一篇篇證據薄弱的流行病學研究文獻,我不禁想起生化學家艾姆斯(Bruce Ames)的研究。他曾發表過一篇報告,指出孢子甘藍、高麗菜、綠花椰菜、白花椰菜等市面上常見的蔬菜都含有致癌物,這些致癌物原本是植物自身合成的天然殺蟲劑,而埃德蒙頓龍很可能就是死於這一類化合物。一般人吃這些青菜的量,大概不會多到引起公共衛生問題,另外,我們也可能已經對這些天然殺蟲劑產生了抗藥性。那麼,究竟是哪來的想法,讓我們賦予這些植物反向的功能,深信它們可以為我們擊退癌症呢?水果和蔬菜為了求生而演化,然後我們開始把它們吃下肚,我們能寄望它們會存心幫我們抗癌嗎?
 
南希在飲食方面,其實沒有什麼很嚴苛的執念。我們都喜歡牛排和漢堡,但也都盡量適可而止。因為,如果流行病學上的數據是正確的,那麼吃大量的紅肉,會讓我們在接下來十年內,罹患大腸癌的機率提高三分之一,也就是從1.28%變成1.71%。但是權衡得失後,我們認為,為每個週末的牛排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值得的。偶爾我們會收斂一點,改吃魚。知道進到肚子裡的是豐富的omega-3脂肪酸,烤鮭魚和比目魚吃起來就更讓人滿意了。但是魚或魚油是否真的能預防大腸癌,依然有待查證。
 
就算水果、蔬菜、纖維和魚的防癌效果不彰,至少可以減少我們對動物脂肪的攝取。然而動物脂肪究竟是不是導致癌症的重要風險因子,也受到了挑戰。反倒是糖的危險性比較高,因為它會提高胰島素分泌,進而刺激腫瘤生長。事實上,與其關心吃了什麼,不如關心吃了多少,因為肥胖也加入了老化、日晒、輻射和抽菸的行列,成了公認的致癌因子。而且有證據指出:限制熱量的攝取,可以降低癌症的發生機率。或許我們應該試著讓新陳代謝的速率慢下來,最好能像蜥蜴一樣。
 
動情素也是致癌因子
 
南希為我們準備的飲食裡,包含了各種蔬菜水果,主要原因是南希喜歡蔬果。不過南希確實比其他人更需要多一分憂心。她媽媽在我們結婚前不久,才做了乳房切除和化療,這腫瘤在沉寂了十六年後又復發。我們不知道她的乳癌是不是和家族遺傳的缺失有關,如果是的話,南希很可能天生就有這樣的體質,但不代表這樣的人就一定會罹癌。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