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8/8
不過,氡氣會持續不斷被製造出來。我當初買聖塔菲這棟房子的時候,檢驗人員在每公升氣體裡測量到5.4微微居里(picocurie,即兆分之一居里)的氡,稍稍高於美國環境保護署認為必須「採取行動」的標準(每公升4微微居里)。這種情況下,他們會建議進行追蹤測試,並勸告屋主施行裂縫封補、裝設排氡風扇、改善通風等減氡措施。我依舊奉行帕斯卡寧可信其有的賭注論,把地板上看得見的裂縫都填補起來。我發現,這麼做在減少蜘蛛等小蟲子侵入的效果最為明顯。
 
很快的,我的注意力又轉移到流行病學研究了:對於非吸菸者,暴露在每公升4微微居里的氡氣下,罹患肺癌死亡的機率大約是0.7%,連1%都不到。而且這還是像關犯人一樣,成天待在房裡、持續暴露下的結果。
 
我們住的地方附近沒有工業用地,有原子城之稱的羅沙拉摩斯則是在里奧格蘭德谷的另一頭,距離我們約四十公里。1990年代初期,一位住在那邊的藝術家表示,他的社區裡有集體罹患腦癌的情形。新墨西哥州公衛官員於是前往勘察。結果發現,過去五年裡,全郡居民罹患腦癌的機率大約是十萬分之十,而全新墨西哥州或全美的機率平均值則是十萬分之六。但是這樣的差別顯然太小而不具意義,流行病學家表示無法確認這樣的差距是否只是純屬巧合,也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尋常或需要緊張的。
 
向後退個幾步,讓視野擴及全世界,你就會發現:這樣的群聚現象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都曾出現過,而且要找出這種現象的背後是否隱藏某種特別的因素,非常困難。於是流行病學家便以德州神槍手的比喻做了解釋。某人拿起一把手槍,朝穀倉大門濫射一番,把彈孔最密集的區塊圈起來,並在上面畫上槍靶,這時怎麼看他都像百發百中的神槍手。
 
後來,腦癌的群聚現象很快就消失了,經過幾次上下震盪後,罹患機率又回到正常範圍。另一方面,羅沙拉摩斯的調查人員也在甲狀腺癌見到類似的現象。過去二十年來,一萬八千位居民中,有三十七個人罹患甲狀腺癌,但是這樣的數據仍不足以構成顯著差異。隔年,這個數字也下降了。
 
一份公共健康評估報告最後下結論表示,該地區的居民並沒有受到水源、土壤、植物或空氣中的化學或輻射汙染。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