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股族閱讀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Chapter 1生產線的轉向與再現
 
以物溯史,在當代藝壇已微觀地拼出一種文化歷史面相。這些有形與無形的藝術家生產空間之轉向與再現,已然反映出藝術作品背後的創作者生命史。此章將借藝術家的工作環境與援引工具,探討具物質性與非物質性的藝術本真與複產問題,以及作品意義的易地轉換。
 
藝術家作為發電機
 
在「藝術生產工廠化」的年代,藝術家的作品如何發生,已如任何物產一般,其生產線不再限於藝術家的工作室。其生產據點已然擴展到藝匠的工廠、特別的加工地、運送的機構、展覽的空間、現象的書寫,使整個作業,猶如一卷清明上河圖的景觀,層層沿線環環相連,形成一幅藝術生產世界的風俗畫。而詞、物件和影像再生產,則從無形物質的思想傳播,進入物質性的視覺藝術領域,產生了文本與圖像關係的分工、解構與再建構。
 
以物溯史,藝術家所使用的日常用品與工作機具,埋藏了多少年代文化的生產祕密?對人類學而言,無論在那個歷史階段,藝術乃是一種社交行為,其理論建構應以社會成員間的藝術互動為中心。原始社會的藝術社交行為,包括了因敬畏行為而產生的宗教藝術、因威嚇行為而產生的戰爭藝術。近當代社會的藝術社交行為,則演化因經濟、政治、人際上的互動,而有了裝飾性藝術、商業交流的市場性藝術、乃至關係藝術的出現。阿爾弗雷德.吉爾(Alfred Gell)便認為藝術的研究,是對「社會能動者(Social Agency)的社會關係」的研究。所謂的藝術品(Art Object),應是社會關係的產物。當藝術可以如人類經濟交易的理論研究一般,把「經濟交易」換上「藝術品」,藝術的商品化背後,其實是人類的一種經濟交易行為。另外,基於藝術創作者本身具有社會能動者的角色,藝術家的生命也如藝術品般,成為一種文化研究的對象。
 
在非物質性與藝術商品化兼具的年代,藝術還能否代替宗教,成為一種精神迷走中的信仰與救贖?藝術與社會的關係,正是一種面對世界的隱喻。在《希伯來聖經》中,有一頭像鯨魚與鱷魚的巨獸從海中來。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