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內容連載 頁數 4/8

◎統計學家貝葉斯
 
處理這類問題最有效的方法,由一位名叫貝葉斯(Thomas Bayes)的牧師提出,他一七○一年出生於英國肯特郡(Kent)。貝葉斯是個不信奉英國國教的基督徒;他反對自亨利八世宣布脫離天主教以來,英國國教保留的天主教儀式。
 
貝葉斯雖然也是皇家學會的會士,但他的身世我們所知不多。一本相當枯燥、不涉及人性的統計學教科書,甚至形容他為「謎樣」人物。他在世時不曾出版任何數學著作,死後也只留下兩件作品,但問世時並未引起注意。
 
不過其中的一篇論文〈試解決機會論的一個難題〉(Essay Towards Solving a Problem in The Doctrine of Chances)卻極富創意,使貝葉斯躋身統計學家、經濟學家,以及其他社會學門的專家之林,名垂不朽。這篇論文奠定了現代統計推論方法的基礎,解決了最初由傑可伯.伯努利提出的大問題。
 
貝葉斯在一七六一年去世時,他在前一年寫的遺囑中,指定將這份論文和一百英鎊遺贈給「目前大概是在紐恩登林蔭路(Newington Green)做牧師的普萊斯(Richard Price)」。貝葉斯對普萊斯的所在語焉不詳,實在很奇怪,因為普萊斯來頭頗大,不僅是肯特郡的一名小鎮牧師而已。
 
普萊斯道德水準很高,熱烈相信全人類都應享自由,尤其是宗教信仰的自由。他深信不疑自由乃上天所賜,所以是一切道德行為不可或缺的要素;他聲稱,寧可自由而犯罪,也不要做別人的奴隸。他在一七八○年代寫了一本談美國革命的書,書名很長:《論美國革命之重要性以及使它裨益全世界的方法》(Observations on the Importance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and the Means of Making It a Benefit to the World),他在書中發表自己的信念,認為獨立革命是上帝注定。他還冒了個人風險去照顧轉運到英格蘭境內俘虜營裡的美國戰俘。他跟富蘭克林是好友,跟亞當.斯密也有點頭之緣。斯密撰寫《國富論》時,普萊斯與富蘭克林都看過部分草稿,並提出批評。
 
有一種自由令普萊斯不安──借錢的自由。他非常關切方興未艾的國債金額因對法戰爭與對北美殖民地作戰而不斷膨脹。他抱怨這筆債務是「為永恆籌款」,為它取了別號叫「國之大惡」。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