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5/8

普萊斯還不僅是牧師和捍衛人類自由的鬥士而已,他也是一位數學家,憑著研究機率的成就,贏得皇家學會的會士資格。一七六五年,一家名叫「公平協會」(Equitable Society)的保險公司派了三名員工去拜訪普萊斯,請他協助設計一個死亡率統計表,以便計算壽險的保費與年金。在研讀哈雷、棣美弗及其他人的著作後,普萊斯在《哲學會報》上發表了兩篇論文;據他的傳記作者康恩(Carl Cone)報導,普萊斯貫注全副精力撰寫第二篇論文而一夜白頭。
 
◎精算學始祖
 
普萊斯從研究倫敦保存的紀錄著手,但紀錄中的預期壽命比實際死亡統計低太多。接著他又去查紀錄保存較完善的北安普頓郡(Northampton)。他在一七七一年出版一本名叫《保險金償付論》(Observations on Reversionary Payments)的書,公開研究結果。這本書直到十九世紀都還是這方面的聖經。這部著作為他贏得精算學(actuarial science)──今天所有保險公司做為計算保費根據的複雜機率演算──始祖的頭銜。
 
但普萊斯的著作也有不少嚴重而昂貴的錯誤,一部分是因為他採用的資料中,遺漏了大量未登記的出生人口所致。更有甚者,他把較年輕者的死亡率高估,又把年齡較長者的死亡率低估;他對遷入和遷出北安普頓的人口數估計,更是錯誤百出。尤其要命的是,他似乎也低估了預期壽命,以致人壽保險的保費遠高於實際需要。「公平協會」靠著他的錯誤大發利市;英國政府也用同一套表格決定養老年金付款標準,結果虧損慘重。
 
兩年後,貝葉斯已去世,普萊斯把一份貝葉斯「極具創意」的論文送交皇家學會另一位會員坎吞(John Canton),所附的信函讓我們對貝葉斯撰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有更多的了解。一七六四年,皇家學會終於把貝葉斯的論文刊登在《哲學會報》上,但即使此時,他的創新研究還是乏人注意,又被埋沒了二十年之久。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