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7/8
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個塑膠托盤,上頭有八個附有杯蓋的小杯子:這是我們的第一個測驗。每個杯子各盛著一種芳香的液體。我們晃一晃、聞一聞,辨認出是什麼液體。有些似乎很簡單:杏仁萃取物、醋、橄欖油。杏子則讓我絞盡腦汁整整兩分鐘才想出來。其他的不管我多麼用力嗅聞、聞了多少次,還是聞不出所以然。根據《化學感官》期刊,典型的人類嗅聞時間長達一.六秒,體積約為兩個杯子大小。我又很用力的嗅聞了兩次,像是「少根筋的美國人聲嘶力竭大喊大叫,想讓聽不懂英語的人聽懂」那樣。結果其中一個味道是橄欖水(瓶裝或罐裝橄欖裡的水)。今天來參加甄試的橄欖專業人士表現很優秀,二十人當中有十三人答對,令人佩服。
 
接下來是「三角測驗」:三個橄欖油樣本,其中兩個是一樣的。我們的任務是要挑出那個不一樣的樣本。每人有一個紙杯的水,用來漱口,吐出來的水則裝在紅色的大塑膠杯(像是週末清晨丟棄在兄弟會草坪和門廊的那種)。紅色也許代表一種警示:「千萬別喝這杯水!」進行測驗時,蘭斯塔夫坐在教室前面看報紙。
坐在柯恩酒廠(B.R. Cohn Winery)贊助座位上的我,狀況不是很好。對我來說,三杯油嘗起來根本都一樣:帶一點剛割過的草坪味道,後韻是辛辣味。我察覺不出蘋果、酪梨、香瓜、番木瓜、舊的水果盤、杏仁、綠番茄、朝鮮薊、肉桂、貓尿、大麻、帕瑪森乳酪、臭掉的牛奶、OK繃、壓扁的螞蟻,或任何其他好的或壞的橄欖油的味道,以此區分這些油的差別。
 
時間快到了,我都懶得把油吐出來了,直接當成茶來喝。蘭斯塔夫隔著眼鏡瞄了我一眼。我用手掌抹一抹嘴唇和下巴,擦掉油亮的汙漬。
 
最後一關是排序測驗:把五種橄欖油依苦味程度排出順序。這對我而言是個挑戰,因為我從來不曾用「苦」來形容橄欖油。周圍的人全都像那種大聲喝湯不懂餐飲禮儀的人,弄出很吵的聲音,好讓油的香氣散發出來。我學卡通裡的兔寶寶那樣,用舌頭咂咂咂的舔嘗,不過沒什麼幫助。離測驗結束還很久,我就不玩了。我做了讓自己一世英明毀於一旦的事:放棄品嘗,直接用猜的。部分是因為我的胃在抗議,它一下子要應付這麼多純橄欖油,實在難以承受。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