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8/8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蘭斯塔夫給我看某些組的答案(名字已先拿掉)。那些在油的排序測驗表現很好的人(嚇死人了,有好多個人幾乎全對),都注意到在第一個測驗中,編號七號的氣味不只是橄欖油,而且是臭酸的橄欖油。二十人當中有四人明確指出這點,而這四人都是橄欖專業人士。(我倒覺得那油很好聞。另一位鼻子遲鈍的人跟我半斤八兩,他在答案紙上寫著:「嗯,像一片好吃的麵包!」)
 
我發現一件事很有趣:從事橄欖及橄欖油相關工作的人,大部分在排序測驗和三角測驗表現都超級好,但是有時候對一些最普通、最明顯(對我來說)的香味反而會突槌。有個女生在一開始的嗅聞測驗時,就發現橄欖油臭酸有霉味,但卻沒能聞出杏仁萃取物。她寫的是:「蔓越莓、水果、甜甜的、蘆薈汁」。還形容雙乙醯(人工奶油香味,例如看電影吃的爆米花的香味)是「甘草、糖果、泡泡糖」。在橄欖專業人士的日常生活裡,這些都不是重要的味道,所以她沒必要知道。這也印證了蘭斯塔夫之前的說法。如同學習任何語言,嗅聞也要多接觸、多練習才會精通。(這是急不來的;感官評鑑員的平均訓練時間就要六十小時。)
 
至於我,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什麼成果。當晚九點左右,蘭斯塔夫寄了封電子郵件給我。「嗨,瑪莉,希望妳的甄試過程還算愉快。很遺憾,妳沒有入選。」

(摘自本書第一章)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跳到